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称重  

2006-11-27 15:39:05|  分类: 我看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称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原标题】 入冬时节,长膘了?

 

    我在我的“杂感”和“屠龙”等文中多次提到过的学长就是这张老照片中的主角。我们离杭州下乡时分成五个大队,他是我所在大队的大队长。到永宁县农场青年大队时,青年队的队长是场部指派的当地青年农民李大明,他成了青年队的副队长,原来的副大队长成了青年队妇女队长,按现在的说法相当于一个村官。

 

    学校刚开完欢送会,胸口还戴着大红花,班主任(也是他原来的老师)就把我领到他的面前说“别看他个子不小,完全是个伢儿,到宁夏要好好照顾他”。有了老师的嘱托,他就对我特别关照,到了青年队,把我安排与他一个宿舍,像个亲哥哥一样管着我。我们都分在七小队,虽然那时到宁夏已三个多月了,艰苦的生活,繁重的劳动都没使他减肥,在我们几个调皮鬼的簇拥下,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相片,摄影师可能就是我们七小队的狗哥哥。看秤那位是青年队里一对双胞胎中的老二,以后在贺兰山上的一个国营大煤矿当总工程师,现已退休。我去年遇见过他,还是那样的性格,在现今的社会里有点显得迂腐了。另一位只有侧影,看来好像是我们小队的朱老弟,我在离开通桥人民公社以后没得到过他的信息,连通讯录上也找不到他的名字,不知近况如何。

 

   四十年后又见到当时的照片,我怎么也回想不起我的裤脚怎么会这样反时髦,那双棉鞋是发的,汽车轮胎做的底,南方是不会有这样笨重的棉鞋的。我们身上穿的棉袄也是上级发的,棉帽也是,南方的式样加厚了棉絮,戴在头上活像个猪八戒,我们都不愿意戴它。棉袄发到最后少了几套,所以我与张总工穿的棉袄是在后来在宁夏定做的。杭州的棉袄棉絮是手工绗的,而宁夏的是用缝纫机扎成一条条的,用了很厚的肩衬,看起来挺刮多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农场青年大队第二中队第七小队35号宿舍全体房客40年后的合影,2005年9月25日于杭州海军疗养院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