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绰号趣谈  

2006-12-11 11:09:44|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时都爱取绰号,不过不像现在的网名那样形形色色无奇不有,只不过拿些生理特征、姓名谐音开些小玩笑而已。比如大头,哪个学校甚至每个班都有。“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随着《大头儿子与小头爸爸》的热播,这首我们小时候的儿歌已传遍了祖国的千家万户。下乡到宁夏后,各校的大头都集中到一块儿来了,为了区分,一般冠以落户生产队的队名,比如有红星大头、北全大头、胜利大头等等等等。但我们农场就不一样,我们把大头译成俄语“拔力绶叶·隔拉伐”以示区分。以后又为了照顾占总人数一半的学英语的同学的发音困难,又把他译回汉语:“大脑袋”。看了《红岩》《江姐》,又把他四川化了,叫大脑壳。说到大脑壳,耳畔就会想起《江姐》里那四川方言唱的“茄子开花像灯笼,你们发财我们穷;銅盆那个烂了分量在耶,我们人穷哦人穷那个志不穷!”,这是当时我们最爱唱的歌。

 

    三小队有人绰号叫根号2,一直以为是形容她长得矮矮胖胖,样子像个数学上的根号2(试了半天,也无法打出这个符号√2)。一问才知道这是说那个女生身高只有根号2高,也就是1.414m

 

    也是在三小队,有个女生个子很高,样子也算漂亮,就是略为丰满了点。可三队的男生偏引用一篇语文课文说她“臃肿的像个何首乌”,于是就叫她何首乌,以后干脆就像中药材一样就叫她首乌。那时有个类似于现在脑筋急转弯的问题:“首乌姓啥”,有人会脱口而出“姓何”,引起哄堂大笑,其实她姓金。

 

    六小队的队长个子矮矮的,戴付高度近视眼镜,又学当地老农用一块墨绿色的头巾包着头,活像个童话里的狼外婆,这理所当然成了她的外号。六小队的人很尊重他们的队长,只管叫她外婆。其他队的就不愿意了,你们叫后半截,前面的我们来叫吧――不知老狼斑斑的大名是否也是这样产生的。

 

    六小队有人绰号叫锅子,很好理解,那人姓吕,肯定从铝字引申过去的。但另一人叫脚盆,让人费解,问了才知道,这是甲苯的谐音,是形容此人脾气暴躁,易发火。

 

    有个朋友长得很瘦,从小学就被人叫做猢狲,一直到高中毕业将这绰号带到了青年队。青年队里的人嫌这个绰号不雅,而且是南方方言,不利于与贫下中农相结合,遂将他更名为孙悟空。不管他本人同不同意,在以后的日子里,凡是孙悟空所拥有的一切称号,都成了这位仁兄的外号,高兴时叫声齐天大圣,不顺心时就叫他泼猴。有段时间他调去饲养房干活,于是就给他定名为弼马温,简称老弼。他有个要好朋友外号乌龟,因此老弼也就变成了老鳖。

 

    青年队里每间宿舍住三个人,与老弼同住的有个姓吴的单名,受老弼牵连就叫了悟能,人们还喜欢叫他的全称猪悟能。同理可证,剩下那位肯定是沙悟净了,可惜这个外号没叫响,马上被其他外号取代了。

 

    那时通行贴革命对联,老弼的书法还可以,他洋洋得意的书了一联贴在门外:“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过了几天不知是谁用粉笔在他门口又写了一联:“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老弼住第三排顶头一间,上工、进食堂都要路过,每当看见这两条针锋相对的对联,总会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人们发现了牛痘,消灭了天花。因天花而引起的麻子,在我们这个年纪已很少了,青年队里就没有,其他公社倒有两位。有次造反派组织培训,两位麻子都到了,那时杭州最大的轻纺企业叫浙江麻纺厂,于是我们分别称呼这两位为三八麻纺厂和八一麻纺厂。八一麻纺厂名梦龙,到了农场大家叫他麻龙,他的毛笔字写的很好,特别写的蝇头小楷,真像是印出来的。他号称给书法泰斗张宗祥先生磨过墨扶过纸,但也有人说他是吹牛。三八麻纺厂名亚玲,她不明白农场的人经常错叫成广林,不止一次地向人解释:“我叫亚玲,亚洲的亚,斜王旁的玲”,但是还有人会叫她广林。估计后来肯定是知道为什么叫她广林,农场的人都是坏坏的。

 

    时间相隔的太久了,许多有趣的事已淡忘了。记得青年队里有次最佳绰号评选,我只记得有个集体奖给了三位女高中毕业生。她们住一个宿舍,窗纸糊的歪歪斜斜,不知是谁说了一声:“这三个人年龄加起来快六七十岁了,连个窗纸都糊不像样”。就这样,六七十岁就成了她们的集体外号。有个长绰号叫“由你说说过的嘞”,取这绰号的原因是这人成功地将这句杭州话的口头禅翻译成宁夏话,不过喊时一定要学他那样拿腔拿调一字不漏才行。

 

    青年队里取绰号,用到了语文、数学、外语、化学、物理等知识,几乎把我们所学到的知识都应用到了。不禁使我想起了一位宁夏大学的教授,在听完了我们述说怎样利用铁路管理上的漏洞,逃票回杭的事迹,沉默了半晌后说的一句话:“可惜你们的聪明才智,没有机会用到正道上去”。

          2005.5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