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鹤泉湖的记忆  

2006-12-15 16:17:06|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永宁政府公众网和许多介绍宁夏旅游的网站上都可以看到介绍鹤泉湖旅游的文章:“鹤泉湖位于永宁县城东北4公里的杨和乡永红村境内,109国道东侧1.5公里处。距银川市20公里,湖东岸距黄河2公里,湖区面积3000余亩,净水面积400余亩。相传很久以前一位书生科举落榜路经此地被一鹤仙爱上,书生看破红尘,立志出家,鹤仙只好洒泪而别。鹤仙的眼泪化做六个泉眼,形成了现在的湖,故名鹤泉湖。鹤仙又为书生在湖西边点化一庙为现在的闪神庙。庙中香火甚盛,善男信女引泉水治病,视泉水为神水、湖为神湖……”
   

    我在永宁生活劳动了将近8年,对这个湖应该很熟悉了,可没听到过这个美丽的传说,可能是由于处在那个极左年代的缘故吧。那湖是一个横亘于我们青年队与永宁县城之间的巨浸,我们一直误把它叫做黑泉湖。平时我们要到县城去,不得不绕此湖而行,只有到了冬天,才可以按照两点之间直线最近的法则,从冰面上走捷径。有时我们也会骑自行车从冰上走,那就需要有一定的经验和技巧:起步要缓要稳,拐弯半径要大,加速要匀制动要慢。不然的话,稍不留神就会人车分离摔得老远,自己还想不起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一提到湖,我们杭州人就会联想起老家的西子湖,可这鹤泉湖与我描写过的立强湖一样,既不能“让我们荡起双桨”,也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致,更不像江南水乡那样“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它不过是个芦苇荡是沼泽是湿地。
   

    湖中央深处有一汪净水,里面设有捕鱼的机关——给鱼设的迷魂阵,鱼只要游进去就会出不去。有个渔场,每天好捕许多鱼,据说北京农业展览馆里展出的最大的野生鲫鱼,就是从这个迷魂阵里捕捞上来的。
   

    就是这个鹤泉湖留下了我们多少青春美好愉快和艰辛的记忆。
 

    每当冬季降临,湖面开始结冰,我们青年队的人就会浩浩荡荡地背着铺盖卷来到鹤泉湖边安营扎寨,开始收割芦苇。割芦苇用的是一种专用的推刀:一条2尺左右的铁刃,上面安上一个开字形的木把,割芦苇时只要贴着冰面使劲往前推,被割倒的芦苇就会倚在没割倒的芦苇上,从另一个方向再一推,芦苇就会齐崭崭的倒在冰面上。割芦苇都要在后半夜,这时的气温最低,芦苇冻得发脆。等太阳一照,冰面的水开始溶化,芦苇根部受潮发轫,那就推不动了。所以我们每天三星刚上时,就揣上几个黑面馍馍出发到湖里干活,太阳出来后将割倒的芦苇打捆运出,才可以收工吃饭。割芦苇虽是最冷的时候,但四周都是密不透风的芦苇,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推推刀,运苇柴还得出一身汗,收工后被冷风一吹,衣服冻得就像硬纸板一样咔咔作响,这时的味道最难受。湖区是严格禁火的,只有赶紧跑到临时伙房才能享受“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凉”的待遇。
 

    吃完饭后就是幸福时光,大伙儿摇摇摆摆地走向我们的宿营地。宿营地是一间闲置的马房,沿墙一溜马槽,来的早的人抢占了有利地形,在马槽里铺上草正好是一个铺盖卷的宽度,享受席梦思的待遇。其它人就只好脚对脚的在地下睡成两排,每天睡觉躺下前要喊123统一行动,迟了就很难找到属于你的铺位。
 

    一天两餐饭睡的很早,雪野将月光映到马房里明晃晃地照得很亮,都是些年轻小伙子吃饱喝足就忘了一天的疲劳:讲魔鬼故事讲恐怖故事,讲杭州街头巷尾那些知名的坊间人物,回忆小时候说过的杭州童谣,天天翻花样。记得最吸引人的,还是回忆我们离开杭州时延龄路上的商铺,从解放街的纽扣店卤味店香港衬衫店开始,一直数到法院路,数完了再数路对面的,态度认真气氛热烈。往往会在几天后,还有人会想起在什么店与什么店之间还漏掉了什么店,争论不休。
 

    睡在马槽上有一位老兄,小时候阑尾炎开刀麻醉时留下后遗症,睡到半夜会磨牙。开始大家并不知道,有一天他咬牙的声音惊醒了睡在地铺上的一个人,那人听见“咯…咯…咯…”的以为屋外有野鸭或家鸭在活动,想抓来第二天改善一下伙食,便叫醒了睡在他边上的那位,两个人衣冠不整地在雪地严寒里折腾了大半夜,成了第二天最热门的笑料。
 

    湖里的芦苇打完后,除了留一小部分人继续捆柴运柴外,大部分劳动力就去抽柴,就是给芦苇分等级。按长短粗细分成席柴、帘柴和造纸烧火的柴。抽柴虽算不上个体力活,但枯燥乏味得很,耐不住寂寞的年轻人又开始动歪脑筋,在雪地上画上格找来一等席柴大家比赛投标枪。
 

    鹤泉湖畔民生渠旁有个孤零零的小窝棚,那是看湖老汉的居住和工作的场所。那老汉也是外乡人,老兵油子兵痞出身。他有一道数学难题,难倒了所有到他那儿来的人,我们去了,他也拿这道题考我们。这是一道类似于鸡兔同笼的三元一次不定方程组,好解。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地蹲了下来用芦苇棍在雪地里列起方程式,一会儿答案就出来了:不定方程有无数组解,但符合题意属自然数的只有5组,剔去含零的两组共有三组完全符合题意的标准答案。看湖老头发楞了,他只知道一组答案,将我们提供的答案反复代进去验算,全都正确。他有点想不通,这几十年来他考过多少人,连最有能耐的大队会计也败下阵来,想不到这群小子一阵子就算出来了,而且有那么多答案,每个答案都可以用,这群小子真了不得!

    老头抽烟不用火柴,用的是火镰:一根被剥去皮一头烧成黑炭的高粱杆,用一把铁制的火镰砸击被敲成两半的鹅卵石的棱角,火星掉在高粱杆的黑炭上,稍一吹就星火燎原可以点烟了。这回轮到我们发楞了,我们只在历史课上知道过什么钻木取火,现在还在用这么原始的方法,听都没听说过。大家抢着去试,但是没有一个能成功,看湖老汉在一旁快乐地叼着烟袋由衷的笑着。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