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那一年......  

2006-12-22 13:46:34|  分类: 关于古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夏天记得也是那么的炎热,教室后墙上 “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大幅标语已改成了“一颗红心,多种准备”。我很清楚,不管怎么改,对我来说只要一种准备就够了,那时流传着那么一首顺口溜:“九年苦读书,出来当老粗;有出息的读高中,没出息的种大葱”。像我这样出身不好,平时表现也不好的学生,还想干什么,种大葱呗,这是毫无疑问的。

 

有了这种思想指导,我在初三下学期开始破罐子破摔了,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特别是俄语课,已到了超低空飞行的地步,经常出现红灯笼。每次的周记,我也不像其他同学那样写什么“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而是实话实说地写:到农村去我不害怕,但是有机会我还是想念书。

 

父亲的工作单位属于商业系统,那时新开办了个商业技校,可以照顾名额,父亲那天问我想去吗,我想都不想就回答说,不。虽然我的祖上是靠做买卖起的家,但不知为什么,我对从商是那么格格不入。听同学说,商业技校就是学刨甘蔗什么的,要一刀刨到底不断皮,我学那玩意干啥。

 

往年航海模型俱乐部可以推荐运动员优先录取到杭州交通学校或船舶制造学校的,可那一年辅导员告诉我,这个权力被取消了。

 

我还是报名参加了中考。

 

中考的考场设在杭二中,我们是在凹字楼底层的一个教室参加的考试,一人一张考桌,这阵势第一次遇到。记得那几天天气并不太热,气氛倒有点紧张,但是试题并不难,自我感觉考得还不错,很轻松。考数学时我交头卷早早地就出来了,教几何的宋老师在考场外拉着我,与我对题。题我全答对了,就是右上角那道几何计算题答案我没化简,“可以化简的”,老师与我说。我说我没想到化简,还以为做错了,用了另一种方法解,结果一样,就以为出题的与你老师一样,怕我们投机取巧,特意搞个复杂的答案让你做。老师安慰我说,按以前的规定交头卷可以加分,一题多解也可加分,而漏掉化简步骤,答案不是最简答案的要扣分,但扣得分并不多,顶多1~2分。我听了多少有点欣慰。

 

由于考得较好,又燃起我些许希望。那是个没有假期作业的假期,但我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成天在外疯、撒野,总是胡乱地心不在焉地在家写毛笔字。下乡劳动中获知,毛笔字在农村还是很有用处的,扁担上、草帽上、粪桶担上,都要用毛笔写字,而我平时从来没在这方面下过功夫。

 

不时有同学来说,他们已经接到通知书了,但我还是杳无音信。一天,班主任通知开一个座谈会,我一看到会的同学,心里就明白了——都是些在等安慰信的角色。但是很奇怪,我们班长也在那里,他不是工农子弟吗?过了几天我特意跑到班长家里,他还在焦急的等着通知,我们谈了一回,我单刀直入地说:“我看那天参加座谈会的可能都是不能录取的吧”,他沮丧的回答:“大概是吧”。听别的同学说,班长家虽说属血统工人,但有点历史问题,可是他从来没交待,属于隐瞒,是欺骗组织,因此高中就没资格上了。

 

后来证实,我们班凡参加那次座谈会的同学,一个也没能考上高中。其中,有6名同学去了宁夏,还有不少去了桐庐、临安等浙江农村。那个班长却没像平时表决心时说的那样下农村,而是到了杭州肉类联合加工厂去当了学徒工。

 

杭州肉类加工厂是等赴宁的专列出发后才招工的,由于我是在最后一天报的名,居委会的老大娘们还不知道我已去了宁夏,拿了张招工表来找我妈,让我的父母又白白的伤心了一回。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跨进过杭四中的校门,同时也再没有遇到过任何读书的机会。

 

往事难忘啊!

为辍学41周年而作。时在2006829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