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马尔  

2007-01-19 12:39:26|  分类: 新朋老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矿不大,设计年产量45万吨原煤,但由于是文革期间上马的,在当时打破一切规章制度思想的指导下,采用边设计、边建设、边生产的反科学的三边政策,勘察、设计都没到位,所以一直达不到设计年产量。那时还讲究先生产后生活,生活设施上欠账也很多。矿上最大的职工宿舍群叫十八栋,就在矿上的小卖部和副食品商店的后边,整整齐齐的十八排砖砌平房,每排二十几间宿舍。我工伤后为了照顾我的生活起居,马尔将我接到他在十八栋的宿舍与他一起居住。具体住哪一栋已记不起来了,好像是第八栋的中间吧,那时我们已经算是老矿工了。

 

我们刚到矿上时,我与马尔等几个通桥公社招上来的杭州籍新矿工就被分在一间宿舍里,那是在矿汽车队附近的一个新建的窑洞房子。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这种窑洞房,整个房子全部用料石发券砌成的,除了门窗外没有任何其它建材,倒也冬暖夏凉,条件不错。前后两排联在一起的窑洞房子,每两间为一个套房。那是为矿上干部新建的家属宿舍,为了安置我们这批新矿工临时拿出最边上的一套让我们暂住。一个大间一个小间,安排了我们七个杭州籍的矿工居住。隔壁住着的是一位生产副矿长,是个矿工出身的大老粗干部,我们与他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安顿下来没几天我们把门外的地平整了一下,栽了两棵松木杆子,做了一架单杠。还到矿上废铁堆里找了一对与标准杠铃尺寸相近的皮带轮,自制了一副杠铃,每天一有空就围在门外练推举练引体向上,我们一到就表现出与其他矿工不同的精神面貌。

 

我们还喜欢打羽毛球,特别是马尔和我,这活动要求眼捷手快反应灵敏,对我们在井下的工作很有帮助。四矿又叫李家沟矿,坐落在贺兰山的一个小山沟里,很难找出一块供我们打球的平地。我们把门前的小山坡稍平了平,用石灰画出了个标准羽毛球场地,不想这个举动惊动了隔壁的那位矿长,马上叫矿保卫科的人来干预了。原来是羽毛球场地的双打线,太像造房子的地基放样了,误以为我们要在那儿盖小地窑,误会解除后感动了那矿长,他主动叫了台推土机把地平好,我们暗暗自喜:感动了愚公!一位早已调离了我矿的副矿长,那天回到矿上来在我们的邻居家等酒喝。我与马尔正杀的天昏地暗,他就蹲在门口看我俩打球,看着看着发话了:你们打得有点水平了,应该去找矿上,出去参加比赛。我与马尔相视笑笑,我们的目的就是自娱自乐,参加比赛?都什么年龄了,笑话!

 

马尔是个书呆子式的人物,一有空闲就捧着他的那本高等数学钻研起微积分来,有时在井下也会找块石块到处画数学符号,真让人搞不明白,当了个普通采煤工还学那玩意儿干啥。

 

马尔也喜欢文学,他不吸烟不喝酒就是爱买书,与他住一屋时,他引导我看了许多外国的中短篇名著。马尔是少有的几个在我们面前不摆老大哥架子的高中毕业生,整天笑嘻嘻的不多说话。有时他埋头研究高等数学,我就开始捣乱:一会儿唱马儿啊你慢些走……看他没反应又唱那云南马帮的马儿马儿快些走,直唱的他开始理我了,我也高兴了。为了减少我对他的干扰,马尔找出许多因式分解的题叫我解,解的多了我开始宣称已没有能难倒我的因式分解题了,他又开始指导我学对数,学三角函数、学解各式方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的高中数学基础就是那时打下的。

 

马尔在生产队插队落户时当过小队会计,我去过他那里,他不会打算盘,算帐用一把计算尺,算盘只用作做加减。有次我探亲回矿,在上海碰到计算尺大减价,那时社会上已有计算器了,计算尺不吃香了,我看着便宜就买了把玩玩。马尔详细地给我讲解计算尺的原理和用法。后来我当上采区经济核算员,那把计算尺神了:一个工作面的采高、煤的比重、工作定额都是死的,我可以事先设定好,我只要将每人的进深、进尺输入,来回一拉计算尺,马上可以读出每人应得的工分,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比用计算器还快。我每天下班时等候在井口,拿着一本本子和计算尺,逐个登记。开始时,那些矿工都不相信,验算来验算去,只有他们算错没有我算错的,这才服了。我的经济核算员很快在矿上出名了∶“鸡蛋里也能算出骨头来”,这是那位主管经济的矿长给我的评语。没多久就提拔我当了采区的代理采煤技术员。

 

马尔后来调到采煤二区当电工,我们还住在一起。改革开放后参加了一次煤炭部组织的考试,他的数学和物理都得了考区第一名(关于考试细节,我准备另写回忆),矿上决定抽调他到矿自办的五·七农场学校当初中数学老师,于是他就到大武口上班了,这时我们才分开。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