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东山  

2007-11-21 19:55:29|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到黄河心不死!我们刚到青年队,铺盖卷都还没打开,就嚷着要到黄河边去,看看我们的母亲河。

黄河就在我们边上!老技术员杨老汉和政治队长杨伏山指着河对岸跟我们说:那是横山(相信青年队的侉子还记得应该怎么念,这音不好拼,有点接近吼山的发音),这是烽火台,那是边城。原来历史课本上的东西,一下子到了眼面前,河东,神秘的河东!

东山就在河对面,可我没去过。

冬天了,黄河结冰了,可以步行到对岸去,听说那儿有个供销社,青年队里好多人都去了,元荪还差一点掉进冰窟窿里,棉裤冻得像盔甲一样,走起路来咔嚓咔嚓响,我没去过。

青年队组织到东山拉石头,去了好几次,队里大部分人都去过,我却没去,不知什么原因,现在已想不起来了。听说东山有个破落的小庙,里面供奉着送子观音,那时已是文革期间了,少有香火,已故的3小队小何,从庙里拿了一个送子菩萨回来。小何后来与通桥老乡一个队,我经常上他们队里去住,当了矿工后,又与我住一孔窑房,我从来没见过这尊送子菩萨。

我们都在黄河里耍过水,好多人游到河对面去过,我没游过。有一次,我游到离对岸很近了,能很清楚的看到对岸的人。对岸的人也发现了我,一惊一乍的,我折返回头游了回来。那是个枯水季节,黄河不宽,水也很清。河滩上割麦子时,黄河发大水,没人敢渡黄河了,国祥不信邪,一人游过去了。那时我们太小了,太不懂事了,见他游过去了,半天没回来,抱着他的衣服回到了青年队。快半夜了,国祥才回来——他是被对岸勘探队员用汽艇送回来的。

我们四矿是在文革中上马的,那时打破条条框框,废除规章制度,没按科学办事,设计100年的矿,采了20几年没煤了。我回到江南后不久,那个矿就下马了,听说矿上的技术力量大部分到了横山——就在黄河对面,我如果不回来很有可能也去了那里。

最早是听到永铭说,银川机场就建在青年队的对岸,我怎么也想像不出,那应该是个啥样。

这几天见到好多回过青年队的人写的文章,都提到了青年队对面的飞机场,真想去看看。

老项文中说: “东山”不再荒凉,新建的鸭子荡水库碧波荡漾,通过治理,四十万亩沙漠披上了绿装。与古长城并行的是已建成的银川—青岛高速公路和正在建设的太原-银川铁路。东升对岸是现代化的银川河东机场。今日“东山”,道路纵横、塔吊林立、厂房高耸,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河东精神被称为宁夏精神,河东速度被称之为宁夏速度。

更想到东山去看看,古老的边墙(长城)安在么?烽火台还矗立在那儿么?我想去看看在太阳光下变幻着颜色的胡麻花,我想去看看青年队里我们手栽的白杨树,我想去看看日新月异的宁夏川……我想看的太多了,趁我们现在还不算老!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