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母校(二)  

2007-02-27 20:10:42|  分类: 关于古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小学是在佑圣观路小学读的,我们进校时学校刚改名叫杭州市上城区第三中心小学,后来又恢复叫佑圣观路小学。文革中佑圣观路改名为胜利路,学校也顺应改名为胜利小学沿用至今。学校好像是一座旧的庙堂改的,校舍很破旧很简陋,校史很长远了,在杭州有点名气,一直是省重点小学。

    不知不觉中,我在那里整整呆了六年,度过了那沸腾的如火如荼的多事的六年。先是社会主义改造,各行各业敲锣打鼓,完成公私合营,提前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接下来是反右,记得暑假里,教室里被搬掉课桌椅铺着草席,全区的老师都集中在我们学校搞反右斗争,学校里到处都挂满了大字报。再以后就是大跃进,三面红旗,为了完成钢铁产量翻一番,全民炼钢夺取1070,操场里垒起了好几座土高炉。那时我们还小,不能参加炼铁炼钢,但是为了小高炉,我们跑到佑圣观里,砸掉菩萨拆下神座下的大砖运到学校里去,还把家里已不用的饭勺锅铲(那时都吃食堂饭了),一次次的拿到学校里,供老师和高年级的学生炼铁用。我们低年级学生的任务是勤工俭学,剥过花生,糊过纸袋和火柴盒。记得有一天放学前,刮着簌簌寒风,校长把我们集合在大操场里,给我们做报告,要我们回家做家长的工作,布票一人一年只发一尺八寸了,是给我们补衣服用的,要提倡穿旧衣服破衣服补过的衣服……。听得我们懵懵懂懂,不想,这就是漫长的困难时期的开始。记得那时最好的零食就是三分钱一支的红糖棒冰,冬天也买的到。

    我们学校的小伙伴合唱团与大关小学的民乐队在市里齐名,经常有演出任务,我报了名,也去试唱了,未被录取。我校的航海模型小组也很有名气,我也去报名,同样未被录取。那时我真想不通,为什么我不能参加课外兴趣小组的活动。

    我们学校离城站不远,火车站改建后修了一条从火车站直达西湖边的西湖大道,我的母校正好被规划进了路中央,古老的墙上写满了“拆”字。我不时地赶到那里,看着她一点一点被拆掉,变成一条景观大道。不过胜利小学仍在,仍是一所知名的重点小学,但不知已迁往到哪儿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