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采煤技术员(二)  

2007-02-05 20:20:17|  分类: 矿山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技术员没多长时间,矿生产科的老爷们不知怎么看中了我,正好那时矿上分来了一个学采煤的中专生,就叫他跟我实习。于是采煤一区有了两个技术员,一个是代理的,一个是实习的,但没一个是正统的。

 

新来的技术员姓韩,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煤校毕业生,分到我矿工作。年轻人,对于那个工作一点也没兴趣,很不安心,也不肯下井。我也没办法,那个年代又不鼓励跳槽,只得苦口婆心言传身教,采煤技术员责任重大,上班万不能够敷衍了事的。

 

那时已到了拨乱反正的年代,一切都已开始走向正规。煤炭部准备在北京召开一次安全工作会议,采煤队十年以上和掘进队二十年以上无死亡事故的都能上京参加会议,接受奖励。自治区找不出达到标准的采煤队,我们采煤一区建队8年多无死亡事故,属于我们自治区的第一块牌子了,于是也被选中了。区长高兴极了,让我写一份安全总结。那天开会讨论时,我多了个心眼,特意在会议记录上注明:技术员脱产写安全总结,采区生产技术工作由韩技术员(那个实习生)全面负责。

 

那空洞的总结真难写,几天了还定不下来个思路,那天在路上遇到驻矿安监站的秦工(也曾经在我们采一任过技术员),问我催要那份总结。我回到宿舍,摊开了资料想拿出个初稿让他们先讨论起来再说。刚没写了几个字,有个上中班的小工人推门进来,看我摊的一桌的安全资料说:“还写安全呢,早班出事故了!”,我一愣,那小鬼告诉我采一早班出事故了,矿长已到井口处理去了。我一听扔下笔就往调度室跑,到了那里,矿长已回到调度室了,阴沉着脸告诉我:“伤员已送矿务局医院了”,我问他小韩呢,“送伤员去了”。

 

我回到宿舍,觉得有点心神不定,怎么也没心思写那安全总结了。受伤的工人是66年进矿的河南亦工亦农合同制井下工,老工人了,刚从采煤三区调到我们采一来的。我并不认识他,只是有天早班班前会上,我见到问了问他,他递了棵烟卷给我。正胡思乱想间,忽然听见宿舍外有人在问我住哪儿,我知道大事不好,赶忙跟着那人到了调度室,矿长冷冷地对我说,看记录!原来那位工人不幸内脏受伤,送到医院时还神志清楚,想不到过了一会就抢救无效,光荣牺牲了。我赶紧跑到井口矿灯房,拦住刚下班的矿工不准洗澡,准备事故追查。一会儿,矿务局、安监局追查事故的人都到了,来了好大一帮人,但我只认识谭工一个。他们一到马上换衣服下井勘察事故现场,我与那些刚下班的工人一起,忐忑不安的在采区会议室等着。

 

时间过得真慢,我不时到井口去探望。勘察组的人上来了,也不洗澡,就把当时在死者边上作业的人叫到调度室了解,谭工走过我身边时,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说,不要慌张,没你们什么事。

 

经过现场勘察和事后追查,认定是由于本人操作不当引起的事故。工作面的工程质量是好的,我们工作面有一层时薄时厚性脆易碎的伪顶(指顶板岩石与煤层之间的一层煤质页岩),那位工人因在此工作面工作不久,不了解它的特性。当然也有偶然因素,正好砸在他的要害部位,造成了这起死亡事故。

 

开完事故追查会,天已很黑了。很巧,那天寇工、谭工、秦工,加上我和小韩,除了朱娃子为了与老家近点已调到江苏大屯煤矿外,我们采煤一区历任技术员都到齐了。大家围着我和小韩说,我们辛苦了那么多年保持的自治区独生子女证毁在你们两人手里了!我耷拉着脑袋不敢吱声,小韩则一个劲的给几个老前辈递他刚买的大中华香烟。一时无语,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老寇悻悻的说:“没经过处理工伤死亡事故的,也算不上是个真正的采煤技术员!”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