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百鸡宴  

2007-03-27 12:29:40|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个外甥女,现在已是一位亭亭玉立的白领阶层了,小时候到我家来玩,看着饭桌上的一碗咸菜毛豆烧田鸡,就是不下箸。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说老师说过不能吃青蛙的。于是我解释说:老师远在杭州,不会知道的,再说这青蛙已做成菜不会捉害虫了,吃它又何妨。我的劝说起了作用,不一会儿,风卷残云般的,那碟子就底朝天了。

    我自己是不吃田鸡的,这不关政府提倡、号召的事。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受先父的影响吧,不仅田鸡、牛蛙之类不吃,而且可以这样讲,但凡爬行类、两栖类的都不进口。

    但是我曾经吃过田鸡,那还是在青年队,物质极其匮乏,实在没其它东西可供我们食用的时候。

    听当地贫下中农介绍,宁夏农村在旧社会是从不大种蔬菜的,一年的“下饭”全靠开春时拣点苦苦菜、甜苦菜的腌起来打发。解放后开始种些蔬菜了,可品种、数量都少的可怜。我们一百多号南方青年的到来,吃菜成了一个大问题。第一年还好,各级政府都挺关心的,场部经常派拖拉机到银川去为我们采购蔬菜。文革开始后,他们自己都泥菩萨过河了,谁还有心思来管这批南方侉子的吃喝拉撒睡。于是我们的吃菜时断时续,开始艰苦起来。实在过不下去时,就套上毛驴车到银川或到永宁养和街上去买点菜回来度饥荒。

    有一次,我路过养和(应为杨和,最近看到cctv-10上有个节目介绍,永宁县的许多地名,都是以当年屯垦统领将士的姓名来命名的,如杨和、李俊、叶盛等等)公社红星大队,那里的杭州青年见我来了就拉我去钓田鸡,中午就用钓来的田鸡宴请我,这是我第一次品尝田鸡肉,也挺鲜挺好吃的。

    我把钓田鸡的技术引进到了县农场青年队,一时在青年队的男生里普及推广开了。当地的贫下中农也不吃田鸡,以至于分不清青蛙与蛤蟆,统统都叫癞呱呱,田野里青蛙很多。青蛙的眼睛很有特点,它的视角很广,视力也很强可以在黑暗中捕捉虫子,但是它对不动的东西是视而不见的。因此青蛙很容易钓:“确”(我不知道怎么写这个字,攀折的意思)根柳枝拴根棉纱线,一头绑个小棉球在青蛙出没的地方上下抖动,青蛙一见,误以为是小虫在飞舞,就会一跃而起,准确的将小棉球吞入不放,这时就可收获了。

    好像也是个国庆节,那时的青蛙已准备冬眠不太好找了,不知是谁心血来潮提出来要搞个田鸡宴庆祝。收工后大家分头行动,每人都有定额任务,总数一定要在一百只以上。大老刘(就是在青年队与我合影的那位)掌勺,将百来只田鸡烧成清汤的、红烧的、酱爆的、咖喱的好几个品种,口味各不相同,大伙吃得高兴,就像威虎山上的土匪一样放浪形骸,齐声高唱:“我已经将信号遍山点燃,按计划布置好百鸡宴,众匪徒喝醉酒乱作一团......”,这是我最难忘的一次吃田鸡。

    没过多久,青年队解散了,我被孤苦伶仃的流放到立强一队。从那时起,我又开始不吃青蛙了。

    说老实话,我是反对滥捕青蛙的,不为什么,就因为我喜欢辛弃疾的那句词“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2006103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