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我被死神撞过几次腰(一)  

2007-03-07 18:24:36|  分类: 关于古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在1966年秋天,稻子登场后的农闲时节。作为战备任务,邻县青铜峡水库的黄河大坝工地上急需民工支援,我们青年队也接到了指令,队里挑选了十位杭州知青加入到民工队伍,我便是其中一员。那时我们已经从杭州上山下乡来到宁夏回族自治区插队落户,在黄河边的农田里摸爬滚打已锻炼了一年多了。小伙子个个身高体壮,又是被派到国家重点建设工地上去当工人,虽说是临时工,但也有一股说不出的兴奋和激动。

    到了工地我们才发现情形与我们设想的并不一样,我们的待遇跟现在的农民工差不多,只能在工地上干些技术含量低劳动密集型的活:大冷天的在野外平整场地,铺设临时铁路,搬运物资等。好在干了一段时间后,上面管理部门看我们这批南方青年干活灵光,还有点文化就指名要我们正式上大坝去干活,支援大坝上的工程。到了大坝上和正式工人一样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三班倒,我们属于编制外的机动部队。活经常变,哪里缺人了我们就顶上去干。管理部门的人员经常跟我们许愿说,像我们这样干,一有招工名额就会给我们转正。

    经过几个月转战我们都成了老资格的民工了,也有点名气了很抢手。有次大坝上8号机库浇筑完工需要突击拆模,人手不够用,木工营(相当于木工工段,当时都是军事编制)就把我们借调了过去。那时的施工工艺不像现在那样先进,没有钢管支模架也不用钢模板、层压板、竹胶板等替代品,也谈不上什么脱模油。全是用枕木一般的大方木用扒钉连在一起,壳子板也是35cm的松木板,用大铁钉钉在枋子上拼接起来,拆起来很费劲。先要用8锤砸松枋子再用撬杠撬掉,然后再拆掉壳子板才算了事。

    事故发生的那天是在将要完成任务的最后几天,墙板已全部拆完了,顶上面还有些底模未拆。我正抡锤砸枋木,想把我头顶的一块模板拆下来。好友燕燕见我久攻不下,便提了锤来协助我。不想脚下的跳板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一下子断裂了,我们两人都没系安全带便一齐失足从八、九米高处落了下来,掉到底板上。燕燕坐在我身上,来了个软着陆,冲着我直乐,我却被压的气都喘不过来。带队的老师傅见状吓得脸都白了,看我俩无啥大碍赶紧叫我们提早下班。

    回到住处大伙儿又议论起这件事来,有好些细节无法解释:

    1、整个机库甚至整个大坝都是钢筋混凝土浇筑起来的,为什么会在我们着落的地方会出现一堆土,那土是从哪来的,干什么用的?

    2、拆了几天模,到处是拆下来的木料,木料上遍布张牙舞爪的铁钉,像狼牙棒一样。平时走道都要小小心心,为什么我俩着陆会找着空档,掉下来会毫发无损?

    3、在土堆的另一边就是安装水力发电涡轮机的机库,伸手可及边沿,在深不可测的库底可以看见黄河水在欢快地打着漩涡。我的柳条安全帽、被砸断的锤把正在那儿打着转,真悬那!

    研究半天只有一个结论,就是“大难不死,必有造化”,我也挺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么。为此我整整苦等了38年,可好像除了下岗还没遇见过什么大的造化。而与我一起做自由落体运动的燕燕,文革中就因为藏了本载有境外无线电台频率表的《无线电》杂志而被诬为收听敌台,遭到无产阶级专政制裁,直到林副统帅折戟温都尔罕才被提前无罪释放。他这一辈子也过的坎坎坷坷,也看不出有什么后福。看来有些古话是“信来全无是处”的,也许造化可能会有,还需耐心等待,但愿这后福不会是空……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