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MP专集(二)  

2007-04-17 23:26:49|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知青

    中国西部知青网里有个知青家园,有各地知青开设的版块。飘逸、望峰、梅子和我都是浙江版块的版主,这次老三届6周年,我们出动了三个代表。我到那里任职是乡音引荐的,在祝贺我的贺帖里好多人都是老村的人马,老三届确是个知青界的黄埔军校!这次来参加庆典的还有广东版、湖南版、广西版的版主。虽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却也是没见过面。41,八月把我们请了去吃早茶以尽地主之谊。

    八月自称老胡,但大家喜欢亲昵的称她为小八月。她并不是知青,不过跟随她父母在五七干校下过几年乡,在我们当下乡青年时,她是个下乡幼童,却喜欢与那些老哥哥老姐姐们闹,网站有了她也增添了不少的活力。

    八月很好客,分别给了我们浙江的三个代表每人一件小礼品,是真正的礼物哦,并不是愚人节的搞笑(梅子那天直接去了珠海,礼品就由我保管。我专门打电话去告知,被梅子那没有标点符号的话说忘了。只得第二天再挂长途,接通后没等问候先把这事说了,梅子让我代她谢谢小八月了)。

    早茶后志坚驾车把绿韵、知青留颜、飘逸和我接到了深圳。我们刚一到,知青绢子就驾车赶来给我们接风。“绢子堪比名模”!在庆祝会上,绢子的猫步和由她率领的那支强又壮人马震动了会场。面对美女我却没胆量和她攀谈,低着头,一边喝着绢子特意带来的窖藏15年的茅台,一边听她在叙述参加这次聚会的感慨。绢子要驾车,平时从不穿高跟鞋,这次为了走猫步,穿了双特高跟的鞋,在跳一支人马强又壮和最后让她蹲着拍集体照时,“这,我容易吗?”!

    记不得哪个帖子上说绢子有魔鬼般的身材,我却发现在这魔鬼般的身材里面包藏着天使般的心肠:我们抵深圳的第二天,冷空气也到了,气温骤降。绢子专程开车来我们宿地给绿韵送衣服,绿韵捧着那件羊毛衫,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在晚宴时,志坚将老常、蝶澈也约来了。老常也是老三届的老人,在深圳当编辑,要上晚班,我俩坐在一起。志坚好酒,但他要开车,血压也高,不敢让他多喝。老常还要上班,也不敢敬他酒,就自饮自酌,你一杯我一杯,不觉中就酒干倘卖无了。我有点喝高了,对他说,我的签名用的是李白的诗:“一杯一杯复一杯,一杯一杯复一杯......”,后面的几句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老常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他有个合唱团,自任指挥,定期活动排练。绢子很向往想去报名,老常要考察,于是大家一起到了卡拉OK厅。看来老常对绢子的演唱很满意,情不自禁地给她配起了和声。

    第二天志坚要上班,要去参加演练,就派了蝶澈来陪同我们。蝶澈是客家人,与志坚一样,也是平远的知青。热情好客是客家人的优良传统,完完全全在蝶澈身上体现了出来,虽然那天好事多磨,爬山遇雨,午餐停电。

    晚饭后,我们一行到志坚的公馆做客,志坚一家三口,有三个知青网的网友。他自己身兼平远知青网站长、管理员,西知网广东版块版主,一有时间就在网上泡着,也是个名副其实的老网虫。

    搞不到当天票,我们要在深圳耽搁一天。飘逸与我说我给破衣打个电话吧,我说,打吧,打了也白打,你不知道破衣有个三不主义。飘逸说,那天我们吃饭坐在一起的,他叫我一到深圳就与他联系的。电话很快同了,果然隐隐约约听到破衣在说,他们住在罗湖区,很远。等打完电话一问,飘逸说,破衣正在联系其他的深圳网友,明天来。又一次出乎意料!

    破衣是我久仰的一位网友,发的帖子深奥难懂,一直以为是个老学究式的人物。会前不知哪位网友问:破衣兄来吗?狼答:他不来,咬他。

     破衣还是来广州了,我紧紧地拉住他的手仔细地端详,出乎我的想象,他还是那么年轻,朝气蓬勃衣冠楚楚。笔杆子行,脚头子也行,踢足球混了个大金牌。

    广西网友绿韵中午要走,破衣还没消息。这时宇雨赶到了,他是在上班时请假赶来看望我们的。一身整齐的工作服,背着个双肩包。宾馆正在进行消防设施调试,见他那身打扮,还以为是上级部门来暗访的。这老兄也认真,一再申明自己的本质工作就是管安全的,吓得服务台里的几个小姐说话都期期艾艾起来。

    正在我们焦急时,破衣领着深圳网友赶到了。他还是那么衣冠楚楚,鲜亮得很。我问,没穿破衣?他还没作答,他套袖在一旁毫不留情地揭露:这两次的见面穿的都是我的外衣。呵呵!

    同来的有叶子、心慧、大骝。叶子倒是真正有双美丽的大眼睛,她对我很熟,见面就谈我那张40年前与伙伴躺在芦苇堆上的老照片。

    心慧与乡音等人组成驴友团,去年曾到杭州一游,嘱咐梅子对我保密,离开了才告诉我 。我正在写MP(一)时接到一个短信,猜了半天猜不出是谁的,回电过去,是心慧!心慧也是客家人吧,宇雨也是,这次南下我对客家人有了很好的印象。

    大骝开车送我们去深圳火车站,途中,他打开车上的MP3,是原苏联歌曲,他引吭高歌,我在酒精的刺激下,也努力作和。

    大骝平时爱好太极拳,他的私家车也有太极标志。午餐时他与破衣论起了太极拳,以自己的体验力推太极拳的养生之道。破衣极为附和。我说破衣你应该总结一下通过练太极拳打破了你的三不主义的经验。众大笑

尾语

    我一向崇尚徐悲鸿先生的“人不能有傲气,但不能没有傲骨”,一生我行我素桀骜不驯,MP之事实非所长。写到此,已累得气喘吁吁了,费力又费神。套用一句知青绢子的话“这,我容易吗”!其他网友只得舍弃不提了,省下点笔墨再提两位未参加聚会的朋友,还望诸位海谅!

    第一位是陶润霞,她是与我先后进入老三届的,是个能人,文笔很好,耐看,多才多艺,也是一生坎坷。这次原来听说她将来,还准备在文艺演出时露一手,但最后还是没来,遗憾。祝她活得比我好,什么事也难不到,一直到老!

    另一位是新朋友yuyuyu,据他自己解释,这个网名是下乡时赶牛车的吆喝声。曾多次在网上要我确认是否到广州参加聚会,他要来会我。还给我留了言,我却粗心,直到上车前才发现这个留言。一到广州,我就到处打听他的消息,一时我还以为那是宇雨的马甲,但宇雨否认了,这成了我这次聚会的一个心病,一直内疚着。

    好了,到这里了,就到这里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