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痴人说梦  

2007-05-08 09:12:44|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电脑是无处不在了,早上起来,把脏衣服往洗衣机里一塞,一按电钮,电脑就按设定程序帮你洗衣、脱水、漂洗、甩干,一切搞定。那天到医院看望病人,大厅里有台触摸式电脑,只要你将资料输入,病人的所有开销就一目了然了,打的什么针,吃的什么药,化验、检查、敷药换药详详尽尽,一笔不漏。杭州的公交车站台上,哪路车距这里还有多少m,大约还需多少时间进站,数字不停在变,真是神了!听说杭州街头还有触摸式的电子地图,真是为我们外地人考虑的太周到了。

我想说的当然不是这些喽,这些个早已是司空见惯了,当今社会里,什么都可以让它数字化,但是,你听说过做梦也可以数字化的吗?

玩了一天的电脑,是有些感到累了,草草地擦了一把脸,就到床上躺下了。正迷迷糊糊间,忽然看见眼前有张大菜单,看不太清楚,伸手去抓鼠标,鼠标没了,奇怪,明明放在电脑边上的……等把鼠标找着,那菜单也不见了。

朦朦胧胧间似乎菜单又出现了,哦,想起来了,这是触摸式的。集中精力注视,果然,打开了。图像渐渐清晰了起来,这是一个采煤工作面,啊,这么大的空顶面积怎么没有没有支护!……江湖人称古大胆……好像记得我已经好长时间没下过井了,这里是几层煤呀?顶板上的怪石,张牙舞爪,有点害怕。二杆子区长指着一个脸盆口大的窟窿叫我往下钻,奇怪,我怎么没戴矿工帽,那矿灯怎么办?……不好,有病毒干扰,找不到了,看不见了,没有了,怎么回事?

等到图像再度清晰起来,我已经坐在火车车厢里了。车厢里显得有些挤,有青年队里的伙伴煤矿里的工友小学里的同学,最不可思议的是还有几个从未谋面的网友也挤在那里与我打招呼,真搞不清楚!

我的车票呢?我有没有车票?查票的来了,我需要躲避一下。怎么搞的,这火车车厢怎么就像汽车一样,那么狭窄……这是我最后一次挤火车了,糟糕,我的调令、档案都放哪儿了,找不到了,想不起来了,坏了……这怎么办,又回不了家了……

一着急,吓醒了。揉揉眼睛,冷静一下:这都是梦境,我再也不会继续下井干活了,也再不用为调动操心了。于是就平静下来,一会儿又呼呼入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