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年轻时,我也是个球迷  

2007-07-27 11:51:49|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初中时,我是学校航海模型兴趣小组的运动员,一有空闲就钻进活动室打造那艘帆船模型,以后又攻橡筋动力的驱逐舰模型。我的帆船模型在杭州市一次全运会上得了块银牌,根据当时的规定,得第一名就可评上等级运动员,我又功亏一篑。至于金牌银牌,那倒无所谓,全是铝合金压制的,镀的色不同而已。

        由于潜心于我的船模,对于球类运动就一窍不通了,就是号称国球的乒乓,我也从没握过球拍。我在班里个子排第三,但不会打篮球。比我高的那两位也不会打,我班的篮球永远是年级的最后一名,连低年级的也打不过。

        我们学校也有个足球队,是由一些侨生和几个高干子弟组成的,也算是杭州市的甲级队,但学校里没有足球场。杭二中有个标准场地,我小学做伴的同学大都考入杭二中,每到星期天经常拉我去踢足球,在那儿,我知道了角球越位十二码。

        有次回宁夏,坐上海至北京的特快,邻座是个足球教练(那时候足球教练也与我们一样挤硬座,真不可想象),刚从江西南昌观摩比赛回来,带了好几纸板箱的景德镇瓷器,喝着我给他泡的西湖龙井,和我片(音pia)了一路的足球。那时候文革刚结束,百废待兴,足球也一样,请了个外国球队,由北向南,一路横扫。只在广州的最后一场,才被当时的八一队逼平。

        我们就像在农村时渴望上调渴望回城一样的心情盼望着中国足球的雄起,当容志行顶进了那个头球,当李富胜扑住了那个点球,我也激动的跳了起来。容志行一瘸一拐的绕场一周,看台上打出祖国感谢你的横幅,我的眼睛也湿润了。

        为了维护我看足球的特权,我从小引导女儿观看足球转播,女儿很快成了一名小球迷,但我也很快就发现女儿不愿意看中国的足球赛。看中国的足球赛要有足够的修养功夫,它给人的失望实在太多了。黑球、黑哨,球场外的动作比球场内的还凶!由足球的贫困地区我的老家杭州发起的揭黑行动,雷声大雨点小,可怜了那个替死鬼。“被人工流产了”,那位打黑英雄如是说。

        中国足球第一次走向世界是在奥运会上,第一个对手就是现在世界杯的东道主--那时还叫西德队。那时有评论说:这些足球强国不看重奥运会,参加比赛的又是业余队,中国队以逸待劳,兴许还可打败那些德国佬。我还真信以为真,但事实却那么残酷,还是突不破零的记录,让我立即联想起原来奥运会上的那张讽刺中国人的漫画。

        当中国队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向世界杯赛场时,我就以上次奥运会的经历告诫身边的年轻人,遗憾的是不幸被我言中。

        于是我再不观看足球赛了,管他是中国队还是外国队,关我何干!不看了,清净!

注:这是我去年写的,查了一下是2006.6.10,是世界杯吧,还是什么动机写这一篇记不起来了。今天看到在介绍亚洲杯,突然想起这篇,找了出来,看了下还可以,一字未改贴出来,咳!现在已被网民叫做习惯性流产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