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我的原创  

2007-08-31 15:39:24|  分类: 工作文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没有自己的原创了,一直靠转几个帖度日。趁这几天风平浪静点,也来写点,这是其一:

我在煤矿有个朋友,由于家庭成份和路途遥远等原因,他的青梅竹马终于没有成为眷属,受不了这个刺激,他的精神开裂了。后来虽说也成了家、得了子,但总是那么浑浑噩噩日子过得很艰难。现在还在宁夏,已被列为所在社区的低保困难户,我曾在当地一家网站上看到过当地的街道组织去慰问的消息,为他送上了民政救助金1000元。

没得病时,他与我们一样,也是个聪明能干的人,爱好体育运动,说话也很有哲理。

我们上班下井时要路过一条大沙河,这在贺兰山里很常见,平时是干涸的,雨水来时山洪暴发,出蛟了,这沙河里才有水。有一天,我俩路过沙河,他指着沙河里一块一人抱不动的鹅卵石对我说:我们刚出校门时犹如刚从山中蹦出来岩石,毛相石头儿,有棱有角锋芒毕露。经过这几年农村矿山生活潮流的磨刷,已经像这块鹅卵石那样,锋角都磨没了,浑浑沌沌模棱两可,已完然没有斗志和冲动了。

说这话时,正是各式政治运动接踵而来的年代,我们俩都属于落后分子。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印象很深,以至于现在回忆起来还觉得历历在目。

我属于可教育好的一员,这辈子遇到了多少个善心人对我循循教导,我的棱角就是这样一点点的被锉掉了,与那鹅卵石一般。虽然有时遇到碰撞,又会产生新的棱角,但同样会很快被磨平。而且,随着一次次的被磨平,那块石头也会越磨越小。

有人说我信奉中庸之道,那当然,一个花甲老人了,现在不去讲中庸,更待何时?是吗?难道还要叫我再“拿起笔来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

没经历过。

当革命的红卫兵闯将提着浆糊桶四处贴标语刷大字报时,我早已是刮风扬场下雨掏墙的老农民了。

就嘎。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