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跟帖:喝酒  

2007-10-14 11:44:36|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第一次正式喝酒,已是在第二次插队落户到了立强一队,小队支书——那时叫政治队长家盖新房,叫我去当帮工,喝上梁酒把我也拉上了。贫下中农们喊五喝六的干上了,我默默的坐在一边。队长的父亲是个老酒鬼,我曾在立强一队里描写过他:“父亲是远近闻名的一杆鞭:听说早先他每天就在掌政桥边侯着,喝着酒。旧时掌政桥坡高路陡,一般的把式很难将勒勒车赶过桥去,他就凭着他那过硬的三鞭子,帮人把车赶过桥去。挣点小费又换酒喝,土改时他除了一杆鞭子一无所有,赤贫一个。我到立强时他已老了,掌政桥也修缮的连我的那点本事也可将车赶过桥了,但他还是离不开酒,整天捧着个盛酒的小药瓶,插根吸管,想起来就滋上一口……”。他在一旁拼命地劝酒:“吃点馍,那酒钻到馍里去没事的”。喝多了,晚上真难受,想吐又吐不出,在炕上来回折腾。那老头因家中盖房,那几天睡我知青屋,见我那狼狈相,又说:“吃了馍喝醉酒那时最难受的,那酒都在馍的小孔里,吐不出来,醉的时间会特别长,酒要一点点出来的”。把我气的想以后再不能喝酒吃馍了。

真正学会喝酒是在当了煤矿工人后,那时每月发保健酒,每月一斤酒票,扔了可惜,喝吧!

这以后的事在我写的矿山回忆——酒令中多有记载,不再重复。感到遗憾的是,当年的酒友好多已过早的退出了酒坛,更遗憾的是我也随着年事渐高,喝酒的警戒线逐渐降低,已不胜酒力了,看来离告别酒坛的日子也不会太长久了。

要抓紧!要只争朝夕!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