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朱筱棣  

2008-11-07 22:01:07|  分类: 新朋老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杭四中1965年毕业的中三(5)班有点了不起,毕业前夕在校里出尽风头,他们把风靡全国的歌剧《江姐》搬上了学校的舞台,朱筱棣在里面扮演了个小角色——小小的副官。

他还是那时在我们初中男生里并不热门的排球队员。

到了县农场青年队,朱筱棣和我同分在7小队。7小队以高中生为主,一共只有5个初中生却来自4个班级——那年四中6个初中毕业班,(2)班没人来宁夏,(6)班来了1人,其它几个班在7小队都可以找到同学。

7小队里,就数我俩落后,我是因为话多牢骚多——撅嘴骡子卖了个驴价钱,吃亏就在那张嘴上了。而朱筱棣恰相反,整天闷声不响的谁知道肚里在想什么反动经。诲人不倦的老夫子和几个高中生与我们结对子帮助我们共同进步,我们俩曾住过一个宿舍,但我们两个落后分子之间却很少交流、来往。朱筱棣回忆说,他后来调到黑泉湖看湖去了,这可能是原因之一。

与朱筱棣的交往多起来是在杭州。记不得哪一年了我回杭州闲居,那时大妹妹下乡当知青去了,小妹妹还在上初中,父母一上班,家里就没人操持家务。我想自己老大不小了吃着家里用着家里,这回应该站出来了吧,于是主动提起了菜篮子,先从买菜做起。

离我们家不远有个大菜场,在那儿碰到了经常来这儿买菜的朱筱棣。朱筱棣的母亲长年卧病在床,姐姐为了伺候母亲几次推迟婚期,文革动乱开始后,他就趁乱回到杭州接替姐姐伺候母亲,一转眼也好几年了。朱筱棣买菜已是老门槛了,我新手上路,只能跟着他转。那时我所掌握的菜金每天只有3角钱,朱筱棣会帮我出主意怎样挑选怎样搭配,我们会在定安路菜场高高的肉墩头旁等着,看有合适的边角就去买个一角两角的开开荤。

青年队解散后我分到立强,极不安心,经常到别的青年点乱闯。朱筱棣后来也回来了,在政台大队的一个老回回窝,与大炮分在一个队。从马尔的青年点到通桥老乡那里要路过他们的点,我曾去看过他,他更加沉默寡言了,看来生活也挺艰难的。

没多久他就走了,没了音讯,以致在纪念支宁30周年的通讯录里也找不到他的姓名,好多人都在记挂他。

有次我们农场的侉子在花港观鱼小聚,遇到了青年队6小队他们(5)班那个演孙明霞的同学,问起朱筱棣,她兴奋地告诉我,联系到了,他在宜昌,已退休,今年要回杭州来看看了……

2008年10月8日,原青年队的几个热心人发起在长桥公园喝茶小聚,欢迎朱筱棣朋友同时也给刚从宁夏探访回来的由之夫妇接风。我又一次见到了朱筱棣,紧紧地拉着手,不由地感叹俱老矣!他还是那么默默无语,看得出他对这次见面很感动。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多少了解了点他的经历,命运似乎对他有点不公。 他说在政台生活了没多长时间,有亲戚帮他在宜昌搞到了招工指标,由于迁户口转关系延误了些时间,到宜昌时那个指标过期了,到处打临时工。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到退休时却因为是从社会青年招的工,下乡工龄少算了几年,现在每月养老金只有800多元:“在宜昌那个小地方用用差不多了,到杭州的话就捉襟见肘了,要是能把我的知青工龄给召回来,每月差不多够1000元,那就好点了……”。

我很同情,但又感到力不从心爱莫能助,聚会散场我与他默默地从长桥公园一直走到万松岭口,我想不出用什么语言来安慰他。

我知道,这时候他其实并不需要安慰。

朱筱棣 - 古朱 - 古朱的个人主页

永宁县农场青年队7小队的全体合影。后排左1为朱筱棣。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