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针线包(又)  

2008-03-16 21:10:23|  分类: 关于古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到宁夏去插队落户时,杭州市妇联送我们每人一个小小针线包。太小了,在现实生活中有点显得杯水车薪,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实用价值不大,我在1967年第一次回家时,有意无意间把这个针线包带到了杭州,母亲见了这个针线包很喜欢。老实说,在那个年代,这针线包无疑属于用料讲究做工精巧的:灰色的纱卡布料,上面用红线绣着“革命青年  志在四方”八个大字,边上还绣着象征着革命的火炬,落款是杭州市妇联赠。那时候不像现在有电脑绣花,纯粹用缝纫机绣的,要点功夫,市面上不多见,也算是很漂亮了,母亲把它留下了。根据它的大小,正好专门存放各种票证。那个年代票证也太多了,光香烟票就有甲乙丙丁的好多种,不太搞得清楚,集中在一起了,拿出去出错的时候就少。

前段时间我与几个侉子谝闲传时说起,知青的回忆录见得多了,但我们父母辈在我们上山下乡时的心境的回忆以及对我们上山下乡一事的评说却不多见。也没多见知青对我们父母辈当时的感受有过什么回忆和评说,这是一个缺憾。回想起来,我们上山下乡时我们的父母年纪也还不大,也就人到中年四五十岁左右,我有一个同学赴宁夏时,她的母亲还不足35岁。对于我们小小年纪远离父母到异乡插队落户,肯定是舍不得、放不下心的,不能阻止又不好多说话,敢怒而不敢言。现在可以推开天窗说亮话了,其实在当时,家长们大都是怒也不敢怒的。他们压根儿没想到由于自己的出身、成分,给孩子们带来了这么多说不清的厄运。不能升学不能就业连当兵都不可以,本身已觉得无比愧疚,现在子女要投身革命了,想脱胎换骨了,还能去阻拦吗?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家长们也疲了,也胆怯了,平时就战战兢兢夹起尾巴在做人,在这时还想咋的?再说一时也难以搞清孰是孰非,也只得依着孩子顺了大流。

我们到了宁夏,所遇到的一切的一切,都与事先听到的宣传、自己想象的情景相去甚远,感到很困惑很迷惘。一方面在大庭广众之前,还得沐猴而冠像模像样地喊几声:“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另一方面对艰苦的生活、单调的生活、一天到晚无休止的劳累、食堂里不变的填不饱肚子的饭菜,没地方倾诉没地方发泄,时常为此而苦恼。

说起来我那时也够幼稚够不懂事的,照说平安家书应该是报平安的,应该像现在宣传报道一样报喜不报忧的,可我却把一肚子平时不敢说的话都写信告诉了家里。我老在信里叹道,胃口大增,一餐吃个斤把米的饭不成问题。家里生怕把我饿了,千方百计的为我搜集全国流动粮票,随信给我夹寄来。儿在千里母担忧,其实那时家里口粮也不富裕,但为了远在几千里外我不止于饿肚子,情愿自己节衣缩食。

70年代初,我外出搞副业,跟着铁一局电工队在贺兰山上干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外线工,与电工队上上下下都搞得很熟了,技术上也拿得起来,比他们经过培训的青工一点不差。我们那时是给包兰铁路平罗大镫沟支线架设信号线,任务完成了,铁一局电工队接到调令,移师格尔木参加青藏铁路的复工建设。领工员找我们4个杭州知青谈话,要我们跟随他们去青海,一有名额就给我们转正:“那个地方很艰苦”领工员实话实说,“但待遇很高,地区津贴47%,加上高寒津贴流动津贴等乱七八糟的,一个2级工一个月可开100多元钱”。条件很诱人,我们很想跟着去,最大的困难是我们几个属于临时工,无法转移户粮关系,吃饭咋办!于是我又写信向家里求援,是否能帮我解决口粮问题,帮我筹集点全国通用流动粮票应急。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我们青海没去成,于是又随着大流一呼隆的都到了煤矿。探亲回家时,母亲拿出了这个针线包给我看,里面装着为我筹集的全国粮票。我告诉母亲说,我现在当了井下工,定量享受最高的,一个月55斤主粮1斤半食用油,足够了。这点粮票平时就补贴家用吧,家里粮食也够拮据的。母亲一边叨叨着,一边又仔细地收拾起那装着全国粮票的针线包。说实话,要用这千辛万苦想方设法用各种手段换回来的全国通用粮票,到粮站去买米吃,是有点舍不得。

随着粮食的渐渐富裕,各种票证也越来越少慢慢消失了,生活慢慢的好起来了,大家也把母亲视为珍宝的这个针线包渐渐淡忘了。

妹妹在整理母亲遗物时,发现了这个针线包,打开包,里面还保存着各式的全国粮票。我捧着这又脏又旧的针线包,哽咽了,我似乎觉得这包上还留有母亲的体温。我回忆起母亲那时拿出粮票给我看时的情景,像母亲一样轻轻地摩挲着这包,一言不发。全家人也都默默地看着我,一声不响。

我自赴宁夏插队落户至今,除了这副日渐衰老的皮囊骨架,就剩这只针线包了。

难忘的1965年9月7日!

针线包(又) - 古朱 - 古朱的字纸篓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