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针线包  

2008-03-09 23:08:47|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小针线包 革命传家宝,当年红军爬雪山 用它补棉袄;

小小针线包 革命传家宝,解放军叔叔随身带 缝补鞋和帽……”

我们出发到宁夏插队落户去,在当时的杭州也算是件大事了,市总工会、团市委、市妇联等团体都有纪念品和生活文娱用品相赠,具体是什么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市妇联送给我们的是每人一个针线包,这是市妇联发动一些女职工利用工余时间找了一些边角零料制作的,颜色大小式样各不相同,里面装的赠品也不同:我得到的针线包里面有几枚粗细不等的缝衣针,有一个顶针箍,一小绞蓝棉纱线一股白的棉纱线及一些大大小小的衣服扣子等。运气好的,里面还有小剪子什么的,还会有供缝补用的碎布角等等等等。

插队落户后,开始了独立生活,结束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什么都需要自己动手干了。我最讨厌的就是洗洗涮涮的杂务事 ,特别是洗衣服:衣服脏了,可以再穿,不过是更脏一点罢了,这本没啥。再说,我们插队的当地从来就没有洗衣服的传统,衣服脏点,一点也不难为情的。衣服破了,再穿就会更破,以致不堪穿着,所谓“小洞不补,大洞吃苦”是也,偷懒不得。我把缝缝补补看作是一种手工劳作,从中体会出一种创作和成果的感觉,多少还是有点兴趣。给衣裳裤子打补丁,先找一块合适的布,比划着破洞定好位,用蚂蟥钉般的针脚固定住,然后耐下性子仔细的密密缝。我缝补的速度很慢,工艺水平却不低,并不比女同胞们的作品差多少。就是补丁摞补丁的补丁,也把它补的平平整整服服帖帖。

我们那时的服饰都用的全棉面料,没有现在化纤面料结实。干得又是大田的活计,衣裤挂破是经常的事,不厌其烦!有时也懒得动弹,想出各种应急办法来:撕张橡皮膏粘贴啊,找根别针临时固定固定啊,当然这并是我首创的专利,男生界屡见不鲜多得是!条儿有台手摇缝纫机,补起来要快得多,青年队的男生都去问他借,弄得主人公自己要用也得找个一大圈才行。

相比衣服裤子的补丁来说,补袜子的机会更多,难度也更大。那时的袜子都是纯棉的线袜,像阿米尔那样有几双尼龙袜的,青年队找不出几个。纯棉袜子透气吸汗,穿着舒适,但不耐磨。最容易磨损的部位一个是脚尖一个是脚跟,这两个最难补的部位。穿在脚上,有人把它形象的形容为:“前面卖老姜,后面卖鸭蛋”。要补好这两个部位,需要牵涉到三维曲线的知识,太复杂了!有好几次,补好了却穿不来:操作时不小心把袜底和袜面缝在了一起了。有时补着补着,看看很满意,但又不得拆了:没注意,把袜子和穿在身上的裤子串联到了一起,哭笑不得!

要说,袜子属于隐蔽部位,“摩登摩到底,袜子没有底”,没袜底都不打紧,补得好不好更无所谓了,这是“天不知地知,你不知我知”的事。可这还是哄不得人的,袜子补得不好,虽不影响面子工程但硌脚,影响我们走在乡间的小道上,更不用奢谈什么笑意寫在臉上 哼一曲鄉居小唱,任思緒在晚風中飛揚……

补衣补裤补袜子,有时还得补鞋,对于这些工程来说,杭州市妇联送的针线包显得无济于事派不上用场了。敢情杭州市妇联的阿姨们在给我们制作针线包时,压根儿就没想到我们也会像家庭妇女一样面对那么多的家务事,送个针线包充其量只不过让我们在需要时订个衣扣,赶赶时髦而已。

 

针线包 - 古朱 - 古朱的字纸篓

针线包 - 古朱 - 古朱的字纸篓

这真是一张珍贵的老照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谢谢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