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青年队老农  

2008-05-21 23:28:41|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由之说,青年队刚建队时共有8位老农,这里大都提到了。我在黄河滩上一文中说:“以后青年队改称农场二队,陆续又搬进来好几家当地场员,但总没有这几位与我们共建青年队的老农来的亲切,感情那么深”。

王利很精明,“狡猾狡猾地”。他婆姨很老实,恪守妇道,不多言出。好像记得她是个小脚——那种缠过又放开了的解放脚。不要说没(muo)上过城,就连街(gai)也没去过。

贾发银的哥哥叫贾发金,如果有弟弟肯定叫贾发财贾发宝,没得错的。好打鱼,会伙夫,于种田不精,为正宗老农所不齿。但在青年队里赢得了尊重,都叫他贾大伯。他在青年队里管我们三餐饭,时间长了,感情深了,把我们看作自家孩子。青年在银川绝食,他天天赶银川,偌大的汉子,声泪俱下的乞求“手背手心都是肉,这些娃娃爹妈都远着哩……”。最令人难忘的是8.8事件后我们被困在青年队里,突围了几次没成功。后来不知是谁用什么方法搞了一张路条,10个人的,我们利用这张路条分批撤到银川,我是随最后一批撤出的,我们这批只有9个人。当时这张路条的传递,就是贾大伯——他是当地老农,进出无人过问,就充当我们的交通员。一早骑自行车到区医院那儿侯着,撤退的青年步行到那儿了,他就把路条带回农场,让我们第二批出发。记不得我们一共分几批走的,也记不清那天老贾银川农场来回了多少次。

赵德发不是他的真名,他刚到青年队时在饲养房,我常去帮他铡草,他跟我说起过,刚拉上壮丁当兵时,手枪班缺员被长官在吃空额,正好上峰来查,临时把他拉去顶数。他顶的那人叫赵德发,手枪班的兵饷要比普通步兵多几斤小米,正好他也姓赵,就那么顶了下来。

后来他种瓜种菜,我也经常到他窝棚里去。偷瓜时,往往是我和大脑袋买两包富强香烟找他闲谝,分散他的注意力。

高队长就不是属于这8个人了,他是青年队改成农场二队后调来的。他一共有10个子女,孩子多了,搞不清孩子到底几岁了。苏联是鼓励生育的,规定当第10个孩子满周岁时,可以领取英雄母亲的勋章,于是我们就用俄语叫他英雄母亲。现在还隐约记得起发音,但写不下来了。

其他几位都是8.8后,我们都撤回杭州,看着我们整好的机耕条田,陆续搬进来的。与我们关系较为密切的是杨国俭,志愿军复原的,上甘岭上呆过,年纪小,被分配到通讯连摇发电机,“要不然早死过几回了……”

哦……,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莫嫌老汉说话啰嗦!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