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地震的回忆  

2008-05-27 23:03:26|  分类: 立强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邢台大地震发生时我还在青年队里;海城、唐山两次大地震,我已到了矿山;记不得我想说的那是哪一次地震了,上网查了一下,应该是1970年元月5日的云南通海地震,那时我还在立强一队务农。还是文化大革命,一切事都要突出政治,预报地震也是那样,讲究群策群力土法上马,全国都在躲地震,搞得人心惶惶,谈震色变。宁夏处于地质构造带上,历史上曾有大震的记录,因此闹得更凶,天天检测到异常情况,经常预报地震要来临,到处是防震棚。

回杭州过罢春节,快5.1劳动节了我才返回宁夏,刚到队里没几天,就接到通知让我出差。原来公社要出民夫支援包兰公路改造工程,地点是在叶盛堡附近,任务是抢建叶盛黄河大桥接桥的公路路基。这是一次除春渠秋渠外的杂夫,全大队出14人,算是国防工程,大队里并不重视,各队大都派些成分差的老汉应差,于是叫我当了班长。

工地上,没见到其他侉子,只有下河的张和荪和政台的赖老夫子,我们3人原来都是青年队的。张和荪也是班长,他们下河大队与我们不同尽派了些半大的嘎子来,管起来特别费劲,没我管老汉轻松。老夫子谋上了工地保管的肥缺,不用下工地,主要管食堂,靠了他的特殊地位,我们找了一间闲置的小伙房,收拾收拾,三个人就住在了一起。

庄子的四周搭满了防震棚,广播喇叭里不时的传来地震预报,各式的预测地震的土装置,弄得真像临震时刻到了。我们这批民夫,不少也找地方搭防震棚。所谓防震棚,简陋的不能再简陋——地下铺点麦柴,再用蜀黍杆人字形的一架就得了。宁夏少雨,能挡住点春寒就可以了,条件当然很艰苦。没遇到地震,倒是有消息传来,说有人点灯照明用火不慎,点燃防震棚,一家人葬身火海。

干的都是土方活,要在平地上垒起近2m高的路基,可想而知劳动强度是很大的。收工后一吃罢饭,早早地就回到宿处上炕睡觉——那时说法背炕面子去了。

有一天干活时,领工的跑来通知我们:今天晚上4点(准确点说应该是明天凌晨4点)要地震,晚上不能睡在屋里。吃饭时又有人来交代,今晚一定会地震的,要注意防范。广播喇叭上,永宁县广播站滚动播出着今夜有强烈地震的消息,让大家提高警惕,抗击地震。

我们三人又回到了那间小屋,要不要到外面去搭个防震棚呢?我累了,我反对,说了声该死娃娃球朝天,就铺好被褥宽衣睡觉了。张和荪干了一天也累了,看看我,说“防总得防着点”,和衣躺在被窝上。老夫子找了个檩条砸不到的角落,不敢关灯,坐下算他的账。

那时年轻,放得开,虽然老夫子点着电灯看书,光有点刺眼,但很快我就呼呼大睡进入梦乡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觉得有点嘈杂声,一想不对,一个鲤鱼打挺跃将起来。只见屋里烟雾腾腾,屋顶上隆隆作响,屋外有人喊着“张班长,地摇了……,张班长,地摇了……”。我不知如何是好了,忙着找衣服裤子,手脚竟也不听指挥了,瑟瑟发抖……

正在我惊慌失措惊魂未定时,只听张班长一声大吼,开始骂人。窗外一阵狂笑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见我惊吓的那个狼狈样子,他们两人都笑了。原来是张和荪麾下的那些小嘎子,睡在野外觉得新鲜,睡不着。见我们仍住在屋里,就过来骚扰,一面大喊地摇了(地震的宁夏说法),一面把土坷垃往屋顶上扔。夜很静,这土坷垃砸在屋顶,屋里听起来似打雷一样,又震得屋顶多年积聚的尘土纷纷扬扬的往下落,电灯看起来也显得昏暗,黄黄的没了光芒,充满了呛人的尘土味。他们两人还没完全睡,马上醒悟过来了,直把我吓得差点灵魂出窍。

真正的地震我没经历过,这次假的地震却把我吓得够呛!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