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自留地  

2008-07-16 17:41:29|  分类: 立强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将不如激将,激将也要看对象,像由之老哥这样的人,肚里货色多,稍一激,就一篇激出来了。

羊卵子大的一点菜地种出几样不同菜蔬来,并不是难事,只要有心谁都可以做到。贫下中农们更不用说了,特别那些个老回回们把个自留地经营的令人叹为观止。但是,谁又能够把这小小的羊卵子大的自留地编制出那么洋洋洒洒的一篇回忆,那只有我们的由之老大哥了!

我也有自留地,而且远不止羊卵子的大小,按照一直沿用下来的1955年11月公布的《农业生产合作社示范章程草案》规定:每人自留地最多不得超过当地人均耕地的5%,我们那儿规定的是每人0.2亩。

到立强一队的那一年,正好遇到生产队调整自留地,我作为正式的人民公社社员,按规定分到了2分自留地。同时听说是根据农业发展纲要40条里的规定,可以开垦与自留地同等面积的小片荒,这样实际分到我的名下的有4分地,都是良田!自留地处在生产队的最北端,隔了田埂就是掌政9队,属于银川地界了。

我很对不起我的那4分自留地!开春时节,我外出挑春渠,没有在队上,自留地荒着。回到队上,遭到了围攻吃起了“团体操”,荒芜了田地好像干了什么十恶不赦大逆不道的事,每个人见到我都来教训一顿。那时集体分的粮根本不够吃,全靠自留地小片荒打点粮来接济,但我荒了自留地也是不得已的呀。被骂得难受了,下工后扛了把锹找到那块荒地,挖了一遍,第二天,问人讨了几车粪肥,趁着月色拉到地上。再种麦子已不是节令了,听从贫下中农的教导,赶到掌政街(gai)买了些茄秧子栽上,随后淌了遍水。

茄秧子都成活了,我又外出搞副业去了。偶有回队,也去自留地看看,我的自留地很好找,荒草最盛的就是。病殃殃的茄子,有气无力的耷拉着,再看看边上的茄子,黑黑的壮壮的看着就给人一种力量。就这还赖边上茄子地,他们淌水时没忘了给我的自留地也漫上一水,不然,早就晒干了个屁的。

记得那年好像吃过几个自己栽种的茄子,但是大部分还是让别人摘走了。我每次回队,总会有人来告诉我,谁谁上我的自留地摘了我的茄子。我也并不生气,本来这有点近似于自生自长的,再说这茄子没人去摘,老长着也不是个事儿。

这种情况只存在了一年。第二年开春,李四跑来催我好拾掇自留地了,我经营了一年没啥收获,兴趣不大,口里应着却无动静。李四看出我的心思,有晚跑来与我商量,既然我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自留地,两块自留地相隔又不远,干脆他帮我种得了,每年麦收后给我一桩麦子(还记得这个特殊的量词吗?一桩麦子指那种用羊毛编织的长口袋满满实实的一口袋)。我肚里盘算了一下,按当时的亩产,每年一桩麦子,那一年下来他也只图了点麦柴了,我连口答应了下来。

这以后,我就再没到过我的自留地,一直到1972年底我当了煤矿工人自留地被收缴。李四很守信用,每年都将那桩麦子扛到我的“公馆”里来。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的爷爷父亲是大地主,于是我就做起了小土地出租。

没想到!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