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芦茨游(拾遗)  

2008-07-07 08:51:39|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到两颗挺拔的古柏,感到一阵惊喜。这两棵古树好像有一种无形震撼力,我们只顾仰起脖子观看。曹晓波说:“你还记得雁南飞说起柏树时那个神色吗:‘你们到过晋祠吗,见过那儿的柏树吗?’,下回我们可以这样问他‘你到过茆坪吗,见过茆坪那两棵千年古柏吗?’”。我告诉他,晋祠的古柏号称是黄帝手植柏,年代要久远多了,但是没有这两棵挺拔。

一棵古柏边有棵古藤,笔直向上,在4~5m处缠上了古树,老人说,经常有小孩子攀援而上玩耍。世上只有藤缠树,奇怪的是这藤是怎么缠上那么高大的树。另一棵柏树枝杈间还长有一棵竹子,我老眼昏花没看到,心怡年轻眼好看到了,听说已枯萎了,这又是个奇事。

我们住的地方就在芦茨溪边,距溪也就20~30m远。连日暴雨,山水汇集,溪水湍急,咆哮着,我们只敢站在溪边观赏,不敢嬉水。临睡时,我又为同去的脑力劳动者空担心,这水声比起高架桥上的汽车噪声可要大多了,这作家同志晚上能睡好吗?真是杞人无事忧天倾!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