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青年队里的语言  

2009-06-11 21:48:29|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年点被一圈夯土矮墙围着,在平坦的黄河滩上显得有点突兀。它不像住宅那样坐北朝南而是建成头东头西的:后面是遥远的贺兰山,前方咫尺是九曲黄河,靠山面水,论起来风水应该是很不错的。青年点北面的永清沟,把从杭州插队落户来的知识青年与本乡本土迁移过来的农户隔成了两岸关系。

主观上,我们想尽快融入当地社会,想扎根,想改造自己,想立马成为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民。客观上,在不知不觉中青年点成了一个岛,一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岛。无论是穿着打扮言谈举止生活习惯作息时间,自觉不自觉中显出独具一格,与众不同。特别在语言上,虽然已远离家乡6千余里,户口也早已被迁出,但在青年点里我们还是肆无忌惮的说着家乡话。不管是派来领导我们的队干部,还是来帮我们做饭种菜的当地老农,都不得不学习南蛮的杭州话,以适应青年点的生活。

都是些初中以上文化水平的知识分子,说话喜欢用些稀奇古怪的词,比如说用些文言文。我记得用的最广的还算“干嚎”一词,这词最先用于对付中小队领导的批评、训话:干部们口干舌燥的训你一通,你觉得烦了,背后只轻轻说“干嚎”两字就得了,那些领导听到了不吐血才怪了。后来渐渐地广义化了,但凡对对方的话不同意不理解不想听不让说,都可以用“干嚎”一词来制止。在此之前,流行的是“由你说说过得来”,自引用“干嚎”一词后,统统改为“由你干嚎”了,中国古汉语言简意赅略见一斑。

由你干嚎被广泛的应用,流传之广,连平时话不多的炊事员老贾,也会时不时地冒出句“由你干嚎”。

还有个只见于书面的文言虚词“呜呼”,也到了青年点的口语当中。碰到什么都呜呼,让初来乍到青年队做客的杭州青年听了吓一跳。和由你干嚎一样,说全了是“照么呜呼”,青年队的杭州人,开口不是“由你干嚎”便是“照么呜呼”,现在回忆起来,不亦乐乎!

有人还嫌呜呼不煞渴,干脆就哀哉哀哉起来。

这些个稀奇古怪的词语,大部分源于通桥老乡所在的三小队,就是他们同班的三剑客传播出来的。

小何就是这三人之一,但他是不会去首创这些词汇的,他说话有点期期艾艾,一着急一紧张更是说不清楚。记得是个春意阑珊的日子,小何赶着老牛车沿着永清沟走着。吆喝老牛的口令往里是“来喳”,往外是“抗喳”,老牛往沟边走去,小何急得来喳抗喳的一顿乱喊,牛可能听不明白杭州口音,车便往沟边翻了过去。人和牛都没啥事,老牛车却散成了一堆木料,小何翻身起来站在岸边一边拍打着浑身尘土,一边一个劲的:“呜呼得来,呜呼得来……”的叫,引得大家一阵惊吓后又忍俊不禁放怀大笑。

牛车散架后可以重新组装,不难,也费不了多少工。人翻了几个筋斗竟也毫发无损,但牛是不能打滚的,“牛与马不同,马、驴乏了打个滚,牛有4个胃,打了滚就活不下去”。当地的贫下中农都这样告诫我们,但是那条随着小何在永清沟畔打滚的牛却好生生的活了下来。没考虑到,当时应该给它个“牛坚强”的荣誉称号。

小何后来与我成了好朋友,进矿后他是第一个工伤的,调到了供应科,后来跑到大武口自己发展,便渐渐失去了联系。在我们40周年聚会时听说他已不在人世了,都不敢相信,在我们记忆中,他是青年队里最小的男生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