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突然想到  

2009-09-12 14:12:01|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每提到9月7日,或是讲到我们离杭赴宁的事,我总会记起临走前在财贸干校的学习班。这个校名有点拗口,有人干脆把它叫成霉干菜学校。这是一次我们独立生活的演习,学校所在的位置、学习班的性质、学习了多长时间以及学习内容全都想不出来了,只是有些在学习班上很积极的,最后没在火车上见到,当时感到很奇怪,现在看来这些人是英明的。

只记得经常组织劳动,搞卫生除杂草。那个学校平时没人,野草茂密,蟋蟀很多,城里学生忙着捉蛐蛐,用纸筒装起来。以通桥老乡为首的一群坏松,夜里偷偷把别人捉到的蛐蛐,统统倒在一张翻盖课桌里。蛐蛐混战了一夜,没分出个胜负来,蟋蟀的主人,早上起来却哭鼻子了。

这几个人后来都在青年队,我也是在青年队他们斗嘴时才知道这事的。

那时我们都还是伢儿,太年轻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