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2010-03-10 16:49:33|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川区的房屋开间一般为一丈,也就是三米三多点,我们青年点第一排的房间好像不到一丈,一铺大炕占去了一半的使用面积,剩下来的地方仅够摆下上级发来的那张知青桌。炕是炭火炕,一下子增加了那么多炕,没那么多柴火可找,只能烧炭。烧的却是干炭,也就是无烟煤,贺兰山上产的优质无烟煤,商品名泰西煤,资源不多了,听说现在已限产惜采了。李明的父亲是搞物资供应的,他那时到宁夏来,见到我们把大块无烟煤砸了搁炉子里白白的烧掉,让这位从缺煤大省来的他感叹不已。

连着火炕有只小火炉,有位记者把它称作壁炉,在报道中说每个知青屋里都有一只壁炉,初次回杭时好多家长问我此事,为此我曾多次向家长解释。听到壁炉就会联想到外国电影里的那种奢华的烧木材的壁炉,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只是用坷垃垒起来的矮矮的火炉,在北方几乎家家都有。火炉上架设着烟筒,白铁皮卷制的,北方供销社里都有供应,很贵。我们在煤矿时也发这种烟筒,拿3节这种烟筒,就可找个手艺好的钳工师傅敲一对挑水桶。当地老农家里是用不起这样昂贵的东西的,这是为我们这群远离父母的杭州知青安全计才给配备的。

南方来的青年管不好这炉子,压不好火,晚上被烟筒一抽,炉火就上来了,烟筒被烧得通红,没等天亮,一炉干炭就烧完了。等到早上要起床时,房间里又冰的像个冷库。更有甚的,我们对烟筒的重要性认识不够,没怎么当回事。青年队里就差一点出个大事故,有个房间的烟筒口,被麻雀做了窝,也没检查就生了炉子,屋里睡着的三个青年被炭烟打倒了,呕吐抽搐大小便失禁,好在命大天保佑,没酿成大祸。

杭州到宁夏插队落户的女知青,无意之中创造了一个全国知青界的唯一:她们下乡时,家乡政府为她们每个房间配备了一个红漆马桶,南方人的要紧桶。男生没资格享受,起夜时开了门乱浇,宿舍门口总会有一滩黄黄的冰渍,既不文明又不卫生。有人提出来说,这是一种极大的资源浪费,于是就在每个男寝室门对面的墙根堆一车土,隔一段时间换一车新土,把男生的夜尿收集起来,当做肥料,肥水不外流。

烧过的炕拆了砸烂也是肥料,炕粪,特别适宜旱田施用,肥效很显著,每年都得拆了旧炕再起新炕,青年队的炭火炕拆了后,都改成了柴火炕。炭火炕不好掌握,烫的地方炕席都烤糊了,冷的地方还是无动于衷,青年队里,好些人的褥子都被烤出大洞。柴火炕简单,收工后将炕填满点着,待烟囱不冒烟了把烟囱盖严实,便可保持房间里整夜的温度。

青年队的青年花头经透,拆了旧炕,就要变换花样,将头东头西的炕换成头南头北的,炕再不用占据一半的面积。3号房间的还首创了单人炕,一张炕面子宽,从屋顶椽子拉几根铁丝到炕沿,挂上帐子,各睡各的炕,互不干扰,形成了个人的私密天地,显得很前卫。

通桥老乡有天晚上从单人炕上滚了下来,脚被挂帐子的铁丝绊了一下,惊醒了同室的人,问道:“咋啦”?通桥老乡估计还未摔醒,答道:“我被门槛绊了一跤”。这成了青年队茶余饭后经常谈论的笑话。

我们那时正是十七八的小伙,调皮捣蛋精力过剩,见有人填上炕在屋里不出来了,就悄悄地爬上屋顶把他们的烟囱盖牢。也不盖严实,留下一丝缝隙,等看着屋里的人呛得眼泪鼻涕地逃出来,便捂着肚子笑瘫了。

现在这些嘎子都年过花甲了,早已与炕绝缘了,但情缘还在,还没等到冬天,早早地就把电热毯铺上。这电褥子有多好啊,无烟无尘恒温舒适,高科技啊,轮到我们享老福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