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记一次煤矿透水事故  

2010-04-06 22:05:45|  分类: 矿山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火、瓦斯、顶板冒落,煤矿四大灾害中,水是排在第一位的。

这次王家岭透水事件,经全力抢救,100多人得以生还,创造了奇迹。不由得让我想起我在煤矿工作时,矿上小煤窑发生的一次透水事故,记忆犹新。

正式煤矿井下采用负压通风,通俗点讲就是整个通风系统是采用抽风而不是送风。为了保证与地面的密闭,防止风流短路,地表20m之内的煤放弃不采,留作安全煤柱。当井下采空,安全煤柱失去必要时,为了提高回采率,会挖些小煤窑开采。地表的煤属于风化煤,燃烧值没有井下采的高,一般提供民用。小煤窑不属于计划内,工人大都是矿工亲属,矿工们戏称它为小舅子矿。因为是大矿的附属,安检、通风、瓦检以及电气、机械等都是由大矿派员负责,但是下井工人的素质,比起正式工来,总有些差距。

距四矿小煤窑不远处,有座废弃的小煤窑,我们叫它八一小窑,原来住有部队,据说为了某项科研需要,派工兵来开采的,对外保密。我们进矿山时,还经常能看见解放军在那儿,后来任务完成了,他们撤了,那井就荒废在那儿。解放军撤时,移交了部分开采资料,不是很齐全,而且参照数据也不同,需要换算,问题就出在这里!

小煤窑反映,煤壁有挂汗现象,生产科的老总们拿出图纸一对照,附近有八一小窑,估计老塘(指采空区)有积水,但隔着几十米的煤柱,没啥大问题,叫他们小心点,注意警戒。生产科准备第二天上班后到实地去观察一下。没想到,部队用的是部队的测量数据,而我们采用的是煤矿内部的测量数据,这其中产生了误差,实际已接近八一小窑的老塘了。

第二天上班前,负责给小煤窑送风的老师傅气喘吁吁的跑到调度室,上气不接下气地向调度室报告:“大事不好了,小煤窑的水已没到井口了”!一分析,这时打眼装药的可能已下井,到矿灯房一查,那四个人确实在井下!

炮采工作面,打眼装药都要在班前完成,上班即放炮落煤开始作业。这个打眼工犯了个大忌,安全教程上有一条,当发现钻杆出水,要求立即走人,不能拔钻杆,连卯头(指电煤钻)都不能摘掉。而他想拔出钻杆看个究竟。

带有卯头钻杆就像瓶塞,当一去掉,水一出来,巨大的压差立刻会把煤邦撕开,挡也挡不牢。几个人一见汹涌的水迎面扑来,吓得赶忙往边上一个上山巷道逃。“遇火往下逃,遇水往上逃”,没错,但那条巷道是条还没贯通的死胡同,走不出去!慌了,一个水性好的脱掉衣服泅水走了,看着那水一寸寸地往上山逼来,另一个会水的也下水了。剩下那个年长点的,哭着抱住剩下的同伴,不让他下水:“我们死也死一块吧”!

天幸,水满到离巷道终端还有一二米时停住了,八一小窑老塘里的水与这里齐平了!

再说地面上得到小煤窑透水的消息后也忙乱了,所有可移动的抽水设备都往小煤窑聚集,矿上所有汽车全部出发到各矿去拉水泵。根据分析,井下的人很有可能到那个独头上山巷道,马上调集钻机,往那个地方钻孔。

抽了没多长时间的水,就发现了一名遇难者,就是水性最好的那位,他离井口仅一步之遥了,被送风的风筒绊倒,不幸牺牲。

钻孔的传来好消息,听到有人敲击钻杆。立即拔出钻杆,往里面送风,旋即送入稀饭。从钻孔里依稀听到,还有两人生存。

另一个人一直等水将近抽干了才发现,他入水不久就抱住巷道支护的棚腿牺牲了。抱得很紧,掰都掰不开。

被救的两位,马上送医院,毫发无损,就是吓坏了。他们俩在井下已绝望了,呼吸也感到困难了,正在这时,听到了钻杆打钻的声音,立刻精神上来了,知道他们有希望得救了。果然得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