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几点记忆(三)  

2010-05-01 22:58:55|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年队(二)

场部划出农场一队永清沟南的土地和二队最北边的土地给了新成立的青年队。还选调了几个优秀老农担当青年队的队长、民兵排长、农技指导以及炊事员、饲养员等。用我们的安置费购置了20辆小车(非小轿车也)和10头牛。为了让青年们到银川买菜、瞀病方便,从场部调来了一匹小黑马和一头小叫驴。

在场部大道跨永清沟桥的桥畔,建了个青年点,依着永清沟面朝大道。我们来到时知青点尚未竣工,我们到青年队后的第一项劳动就是动手建设自己的家园。盖好房子,圈好寨墙后我们把院子的地平了平,画了草图,让场部木匠制作了篮球架,叫铁匠照葫芦画瓢的打了副篮圈,大家七手八脚的打着火把安好,就着月光试起了投篮。四中的排球在杭州属于甲级队,拿过冠军,来的知青中有几个在校队里呆过,于是又栽了两棵木桩,场部领点麻,搓绳结网,搞了个排球场。每天要做广播操,用土垫起了个领操台,这个台子也是我们演出文艺节目的舞台。

一切都是新的,什么都要从头学起。

10头牛才买来都是生牛,要等冬天了才能调教,等不及了,拴上犁人拉。黄河滩的地里芦草根像钢丝网一样,土很难翻起来,8个人拉不动一张单铧犁,又从一队借了二牛抬杠来。二牛抬杠是宁夏传统的木犁,只能犁薄薄的一层土。政府提倡要深翻土地,推广使用铁铧犁,二牛抬杠是要逐步淘汰的农具,但我们还是拉不动。朱场长看到后心疼了,训那些带队老农:“把娃娃给震坏了(宁夏口语,意即累坏了),赶紧到二队、四队去借大牲口”。二队(后改为三队)、四队是鼻疽马的疫区,川区的马发现患有鼻疽病,都要送到这里隔离,因此是白使牲口还贴草料。

皇天不负有心人,1966年是个丰收年,稻穗像狼尾巴一样耷拉着,沉甸甸的。装车的人老是埋怨捆稻子的稻个太大,递不到车上去。

那是青年队的黄金年代,大家都充满着希望和憧憬。

文革初期

1966年7月,离县城近,消息比我们得到的多且快的一个知青点,给县委贴了一张大字报,要求回校闹革命,被县委定为毒草。为了防止毒草蔓延,县委当即派出工作组分赴各知青点,青年队人数众多,被当成重点。

我们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当成了小邓拓、小吴晗,接受批评教育。正是稻田薅草的季节,白天参加劳动,晚上搞人人过关,苦不堪言。

就好像阿Q见到了假洋鬼子的哭丧棒,一下子醍醐灌顶,清醒了过来。原来自以为已参加革命是革命青年了,腰杆可以挺起来了,猛然发现原来还是“地主、本本家的子女”(贫下中农搞不清还有资本家这种成分,误读成本本家了)。

印象中,工作组呆了很长时间。

到后来首都红卫兵来煽风点火,说那张大字报是革命的,鼓动知青们起来造反,那时我正在青铜峡大坝工地上当农民工,不太清楚情况。等我们从青铜峡回来,青年队剩的人不多了,都到银川和县城去“脱产闹革命”了,场上堆着未打完的稻子,我们几个就天天泡在场上干营生。一直到地封冻了,才将场上的粮食入库。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