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悼小多  

2010-05-29 23:29:28|  分类: 新朋老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多千古!

到德清去填了张表,证明尚能饭,请继续发放养老金,回来就觉得受了累。昨天一天躺在沙发上,似睡非睡的翻看于光远先生的《文革中的我》。到了晚上才有点缓过劲来,上网浏览,见有邮件,打开看看。一看,惊呆了:“樊小多朋友在练习太极拳中途猝死”。不敢相信!再打开来,还是那个内容,看了几遍,已很迟了,不敢再打电话求证。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与小多的点点滴滴都浮现了上来,真想不到,他说走就走了。

前段时间,我写了有关青年队的几点记忆,托人转给他,征求他的意见,还没听到他的回音。青年队的事,少不了他,我还设想找个机会约几个人到他那儿去,探讨一下怎么来写青年队。听说他会来参加我们的聚会的。

没想到,他会离去的那么突然!

我一直把小多当成自己的师长,他也时刻关心着我的一切。有次,我到富阳去看他,跟他说起我为了住房,调到总务科工作,他很不满意,认为像我这样的人,不应该去管这些婆婆妈妈的事。另一个感动我的是,他把我们客饭安排好后,自己到大食堂排队打饭,然后再端着饭碗来陪我们吃饭。要知道,那时他是这个厂的党委书记。

2008年,我重返宁夏回来,搭乘女儿同事的车。我正在谈到宁夏的感受,后座有人搭讪说,她暑假本来也想去宁夏的,因为公公身体不好住院了,没去成。她的公公是到宁夏的知青。我问是谁,答道是樊小多。这世界太小了!我告诉她,我刚下乡时,我们住一个宿舍。我的班主任专门把我拉到他跟前,要他管着我。这事我曾向小多提到过,我说,有了这个关系,我们今后可以多来往了。

我写的回忆中,多次提到过我的这位师长。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银川造反派砸青年队,他站出来与他们的头头谈判,第一句话就是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义正词严地向这些造反派提抗议。其实他那时早已靠边站了。再一件就是8.8前他发起的讨论,这时侉子有点群龙无首,这我在几点记忆里也有所提及。

他一直为病痛困扰,一直在与病痛作斗争。去年夏天,他去了宁夏,宁夏夏天的气候对他的疗养很有好处,他本来打算今年再去那里度夏的,没想到……

逝者已逝,我们还得苟活着。

望大家保重!

小多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