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几点记忆(四)  

2010-05-07 20:43:16|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斗升级

1967年初夏,银川市里气氛有点紧张,一队队头戴藤条帽身穿工作服,手执棍棒打着文攻武卫的旗帜,却喊着“要文斗,不要武斗”口号的队伍,不断地在大街上游行。指挥部和筹备处两家对立造反派的摩擦越来越白热化,武斗不断升级,从拳打脚踢到刀枪棍棒,似有点黑云压城之势。

永宁是银川的南大门,消息不断传来,弄得农村里也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路上安哨设卡,铁匠铺加紧打造铁苗子等武器,青壮年都集中了起来。被困在青年队里的杭州知青这时也像惊弓之鸟,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造反初起就被靠边稍息的青年队队委会的成员,“当权派”站了出来,召集留在青年点里的各派杭州知青讨论怎样面对,怎么办。这次的意见非常的统一,一致认为在生命和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设法全部撤回老家,待稳定后再说。

8月8日,一场更大规模的武斗在永宁县境内打响。中午时分,一股被打散的造反派准备顺着黄河回银川去,向青年队方向逃来。一个原马匪骑兵教练骑着被征集了去的青年队小黑马充当通讯员,不时来回通报信息,当地农民造反派拿着武器都赶到民生渠畔集结,武斗似乎一触即发了。青年点里几个胆大的爬到房顶,躲在伙房烟囱边观望,一面也找锹寻棍时刻准备保卫青年点。

银川的造反派到了黄渠后便顺渠背折向北行,没往青年点方向过来。这是一支被打掉了魂的逃兵,见到这里有人包抄过去,全都坐在桥面上缴械投降了。事后有当地造反派反映,是青年点的人在房顶打手势,银川人知道民生渠有人设伏才改道的。辩解是无效的,第二天起,就有荷枪实弹的人守住了青年点,不让我们外出,连到田里劳动也不准许。

想不起来那几天我们是怎样度过的。

过了几天,军管了,局势稍有平缓,有人到公社以归侨手表被抢,要到北京告状为由骗出了一张10个人的路条。拿着这张路条,每次10人,分了几批逃离了县农场。当地人,青年队炊事员老贾骑个自行车来回给我们传递路条,我们则背了点简单行李步行40多里,赶到了银川搭乘火车经北京回杭。

回光返照

这次集体大逃亡后,留在青年队的杭州知青没几个人,为了维持大田生产,陆续有好几家当地农户迁入农场二队。

1968年,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最高指示发表,杭州市政府为了动员老三届毕业生下乡,动手遣返已下乡倒流回城的知青,对下乡宁夏的知青也开始做工作。规定在限期内返乡,可以领取路费补贴(宁夏的是每人30元),坚持不返的,父母单位就会给其父母施压。在这种形势下,大部分知青返回宁夏,青年队又热闹起来了。

表面上青年队回复了原先的人气,可青年队再也回复不到原来那种红火劲。人心散了,食堂也办不像样了,人们三五成群四五结党各开小灶用餐。个人的事也开始考虑起来了,有意向的,抓紧找起对象来,晚饭后,黄河堤畔,一对一对的“假假儿逛西湖”。

田还是那么多田,地还是那么多地,可劳力一下子增加了那么多。牲口没增加,农具没增加,农活更没增加,劳动力明显过剩。青年队前期,大部分劳力投入到平田整地上,现在谁还有心思去搞这些农田基本建设,就是大田生产也是应付一下,得过且过了。

经过了文化大革命,经过了几年的社会实践,当时的狂热已消失殆尽,对以前的理想情操世界观产生了怀疑,思想开始不稳定。有的知青觉得前途渺茫找不到出路便自暴自弃,偷鸡摸狗打架斗殴,渐渐地,与当地农民的关系也也不像以前那么融洽,产生了对立情绪。没有人再喊扎根的口号了,人人都想着回老家或是上调当工人。

青年队成了农场的一个包袱。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