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忆徐增  

2010-06-12 17:22:48|  分类: 新朋老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增是个热闹人,还是在赴宁夏的专列上,我们就知道二中的大炮。他嗓音很大,生性又热情好动,车厢里来来回回地通知宣传,学雷锋做好事,给人印象很深。

徐增是独子,按道理是可以不到宁夏下乡的,不知怎么他也跟着到了宁夏。火车上,记者采访他,徐增有点紧张,翻来覆去地说:“我家三口人”,青年队里,那些调皮鬼经常以此笑话他。

刚到青年队,有段时间他在食堂帮忙,早上负责吹哨子叫醒大家起床,转了几圈,见还没有动静,便字正腔圆地大声喊道:“起来吧……”。还赖在炕上的懒虫听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瞌睡全无。

徐增有很好的嗓子,声音洪亮浑厚,最拿手的是唱高楼万丈平地起。但是当搞活动大家缠着他要他表演时,他唱的最多的却是戴花要戴大红花,28个字,唱完就避开了。

青年队解散,他被分到政台一个回民聚居的生产队,从我插队的生产队到通桥老乡那儿去,他的地方正好在中间,我不止一次到他那儿歇过脚打过尖。

他可能是享受独子特照返回的杭州,分在延龄路上的一家水产店。我探亲假回杭,经常在他那儿打听在杭的侉子近况,假满返矿前,也曾到他那儿托他帮忙买过开洋等干海货。

我调回浙江后在德清打工,几乎与侉子断绝了来往。有一年清明,他寻到我打工的那个厂来看我,见到他有点喜出望外,直埋怨他应该到我这里来吃午饭。他告诉我,他前妻罹病亡故了,这次是随现在的妻子到德清来上坟。听说我在德清工作,也没确切的地址电话,问了好几次路才找到,怕时间来不及,就在路边店吃了碗面。他告诉我他现在的住址和联系电话,叫我以后到杭州了可到他家玩。

可我一直没与他联系过,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去年的9.7聚会上,他坐在轮椅上,好多人他已想不起来了,但他却能很准确地叫出了我的名字。

“世上空惊故人少,集中唯觉祭文多”,刘禹锡的这句诗,慢慢地变成我的境况了!刚刚悼念过樊小多,又轮到追思徐增了。我们那挂列车上,又有人提前下车了!

徐增安息!

呜呼,哀哉!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