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跟帖一则  

2010-07-13 15:14:49|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全十二队的知青点有点另类,异想天开敢想敢做,在侉子中有很多传闻。比如,有一次男生全部理了发,戴着草帽到稻田薅草,薅了一气,喊声1、2、3一起掀掉草帽,露出了西瓜头、列宁头、螺蛳头等等奇异发型,笑的肚子疼。这事好像是8、8前,我在北京劳动文化宫碰到陈胖子,他还留着列宁头,躺在长椅上,我还当是个老汉,一时没把他认出来。

我也到过几次北全十二队,还记得他们知青点有只吉他改的音箱,桌上放着供临摹的骷髅头,炕上还有许多美术参考书。那时候,看到有人体画,很惊奇。

农场的侉子在插队落户时,几乎滴酒不沾,很正统。我们经常能听到北全十二队的侉子喝酒不要命的故事:酒喝醉了,还不肯歇,拿了个酒杯与电灯泡碰杯:“干、干……”

我开始喝酒已经到煤矿上了,一直坚持至今。在浙江知青网小有名气,这里的人文化不高,没人知道欢伯的典故,杜撰了把喝酒叫读书,我喝醉了,大家就高兴:“古朱书读多了”,哈哈!

我写过在四矿我们酒坛创始时的事,遗憾的是,当年许多名将,不少先后都已挂靴退出了:

“其实我们刚当上煤矿工人时并不酗酒,酗酒是从学会划拳开始的。记得有一年的9月初(实在确定不了是哪一年,1975年我工伤还躺在病床上;1976年9月里谁也没胆子公开酗酒,全国放开大喝酒是在胜利的十月以后的事了;1978年好像没这么晚,1974年么那时我还是个采煤班长,好像没有那么多闲工夫),为了纪念我们下乡多少周年,我特意到平罗县城去赶集,买回来几个鸭子到了陈为家。那时我们矿上的杭州侉子只有陈为是带家属的,他爱人是宁夏人,很好客,我们经常在他家聚会。陈为是个木匠,那时已调出采区在通风队上常日班。南方木匠会打家具,什么罗马式捷克式的,光家具腿就有瓢羹脚老虎脚的好几种。陈为经常被那些当官的叫去做家具,北方人习惯,叫人帮忙管不管工钱酒得喝好。陈为本来也不会喝酒,一喝酒身上就起斑,挡不住天天喝酒,也就锻炼得脱了敏,不仅酒量惊人还划得一手好拳。话说陈为见我提了几只肥鸭来,赶紧吩咐婆姨拿去拾掇,拿出几瓶酒来说:今天划着喝!”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