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看照片(四)  

2010-09-25 10:43:27|  分类: 我看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雨轩

秋雨轩是增岗公社侉子汪志农的哥哥,曾经的浙江生产建设兵团农垦战士,也是一位知青。像我们这样家庭出身的人,又是那个年龄段的,赶上了那个年代,不去当知青,很难找到别的出路。

增岗的汪志农我不认识,以前也没听到过这个名字,秋雨轩问我,我答不上来。后来打听,才知道他也属于侉子精英中的一员。

我与秋雨轩很熟,难忘岁月栏目原来是浙江知青网论坛的主力栏目,我与他都是这个栏目的版主。当时我们两个是被誉为难忘岁月三驾马车中的成员,合作的很好。9月7日的侉子大聚会,他也来了,与钱塘浮云两个,端着个照相机,四处捕捉镜头,报道我们聚会盛况。

9月7日聚会那天,我有点浑浑噩噩,就像当了一天的华威,转来转去忙得全身是汗,却不知干了点啥。秋雨轩和钱塘浮云只握了握手浅谈了几句,后来就找不上他们了,有点失礼,怠慢了!

被怠慢的远不止他们二位,还有情系宁夏川的朋友们。平时在网上交流甚欢,难得一次见面机会,没有好好利用起来。特别是远道而来的鼹鼠,我也只打了个招呼,雁南飞版主让我去找他,转了几圈还是没找到,深感歉意。

曾在石炭井四矿职工子弟学校执过教的侉子,离开那个学校后这次聚得最齐了,只缺了寿山、马尔和乃文。大家围在一起留了个影,也没深谈。四矿采煤一区的井下哥儿们,那天到的也很多,也没坐下来好好谈谈。中秋节晚上,很迟了,接到原来当过采煤一区支部书记的王玉和电话,逐个问起原采一的杭州人,他的通讯录丢了,好长时间没跟我们联系了。我一边回答,一边直觉得惭愧,好多人我只能答道“9月7日刚见过面,没有细谈,不知近况”。

诶,但愿人长久,今后多聚会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