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一路走来  

2010-10-23 20:02:37|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我们下乡40周年,在海鹰山庄聚会上,农场的一位老大姐说起,网上看到一篇偷瓜的文章,肯定是我们青年队人写的,她对照着青年队花名册,一个个排查过来,没找出是谁写的。我告诉她,这是我写的。后来我写了篇《鹤泉湖的记忆》,通桥老乡马上跳了出来,说他就是那个半夜起来捉野鸭的人。这也让我知道了通桥老乡就是我多年未联系的挚友。更想不到的是,塞上吟踪也来跟帖:“我知道你的姓名,而且知道你那张双人合影的边那位的姓名,我们一起在鹤泉湖睡过地铺,收过芦苇。现在我在离鹤泉湖不到20公里的地方,你猜猜我是谁?致以久违了四十年的问候”!当然他是因为看到了我的相片,要不然他也想不出这是我在写博。

塞上吟踪后来问起过我,你是否后来工作上是否与写作搭点界,有了进步和提高,原来好像没见过你的东西。

我回答说,原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写东西,下岗了,闲得无聊,玩玩,被网友捧出来的。

今天有人约我喝酒,我如约赴宴,却是原下乡塔尔根的知青做的东。这几天,网站分配我选编第6辑文摘,正好看到他们的文字,我于是胡诌了几句。积半个多世纪的混世经验,我马上觉得,遇到高手了!原来没怎么听说过的塔尔根,人才济济!

天下知青是一家,是的,知青是空前绝后的一代,虽然互不相识,但只要有知青这个经历,就会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

最神的是说到做梦,大家都做过类似的梦。一路走来朋友说,他原来一直做这样的梦,回到塔尔根后,就再也不做这类梦了。我很惊讶,这个情节我在曹晓波的文章里看到过,我也好几次听朋友说起过,这是巧合,还是有必然的因素?

我答应找出曹晓波记录的那段情节给一路走来看,不过今天酒有点喝多了,时间也不早了,隔天吧。

我与一路走来边走边聊,走到我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才分手,回到家想想要写点东西,不然睡不安眈。

算是我的酒话吧,哈哈!

&

曹晓波的文章找到了,在那遥远的地方(书评)
这是有关章节:

我曾经长时间的做一个梦,昏暗的车厢,昏昏沉沉的我;铁轨和车轮,似乎从遥远传来“嘁孔嘁孔,嘁孔嘁孔”,一声一声,充满了整个梦的细节。我几乎每一次都在梦中极力盘算:带去的不多的特产,怎么分?有时,连自己都不明白,我为什么又坐上了北去的火车,去迁户口?是某一个手续没有办妥?我行囊空空,以至回到了热炕上,两天,三天,还是没有勇气去看望那些给过我帮助的朋友。我辗转反侧,分不清是在东北的炕上,还是杭州的床上。

我能如此清晰地复述梦境,是因为它反复地出现。有一次,我和“龙江姐妹”李玲芝说起这梦,她说,回一趟黑龙江吧,梦肯定会没的。她说以前她也有过这样的梦,回了一趟虎林,梦没了。

于是,2005年的秋天,我重返了古城依兰与煤城七台河。“爱和憎的纠缠,感情和理智的冲突,缠绵和决撒的迭代,欢欣和绝望的起伏”,十年,几乎在那几天喷涌而出。从那以后,就像香客的还愿,没完没了的火车,真的没再出现过我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