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犁田  

2011-03-20 13:06:29|  分类: 我看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青年队是个“臭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其它公社的朋友经常笑话农场青年书生气,与贫下中农相结合不如他们,不会说宁夏话不会做宁夏饭身上没有虱子。殊不知,问题需要一分为二看,正因为农场知青多老农少,因此农场青年掌握的农活要比在生产队插队的知青全面一点,特别是那些“高、精、尖”的、技术含量较高的农活。

青年队刚成立时,场部派来了10个老农带我们,大多是带衔的。作为普通社员的有做饭的老贾,养牲口后来种瓜菜的老赵,他们两人不参加大田生产,带领我们干活的只有老王利一个。其他几位带长的,都不脱产,也与我们一起干活,也手把手的教我们农活,但要他们顶起全部农活也不是现实。于是,这批以前从来没见过农活的杭州青年,边学边干,撑起了大梁。真正做到了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急用先学,犁田耙田摆耧,浪稻子时的播稻,打场时的扬场,这些原先生产队需要把式干的,我们都凑乎着干过。

那天与宁夏小屋的S君闲谝,不知怎么谈到了青年队的牲口。我在青年队曾当过几天饲养员,S君也当过,时间比我早比我当得长,他问我:“还记得青年队的牛吗”?

“记得,平角、肉头、牦牛、白头盖……”,

“哦,平角是永固来的。还记得怎样调牛吗”?

“当然记得”。

我们到了青年队后,用我们的安置金到东山买了10头牛,“东牛西马凉州的驴”,牛是生牛,要使役它需要调教,调教牛也是在老农的指导下,由我们这批楞头青完成的。南方说法是“牵牛要牵牛鼻子”,这里的牛却是带笼头的,七手八脚的给牛带上笼头,套上榜什子(牛轭),后面套绳上挂上耙子,紧拉着缰绳溜牛。牛不习惯给它强加的束缚,会满世界的乱蹦乱跳,胡乱地跑,这不怕,只要不趴下,拉紧缰绳跟着跑。训牛时,牛不允许趴下,牛一趴下,就得鞭抽棍戳拳打脚踢烟熏火燎,想尽办法让它及时站起来,不能在让它惯下毛病,不然牛将成为废牛。

回到这张老照片吧。照片里两位男生都是五小队的,后面那位就是拍摄这张照片的相机主人。刚开始用生牛犁田时,前面都要有一个人牵着牛,这里前面的那犋牛是永固农场合并过来的牛:平角和老黄牛,这是犋熟牛组合,会自己踩犁沟,不用牵着。

刚开始学扶犁,犁把不听话,犁沟歪歪扭扭,中间还有漏犁,特别费劲。时间长了,进入自由王国了,就像把自行车把手,稍扶着点就行。犁田的活,作息时间要随着牲口定,早上要起五更,牛吃草、倒磨(反刍)了,人也可以休息了。

犁田其它没啥,就是鞋太费了,特别是犁二交田。犁田主要为了翻土,将在土下的杂草根、地下害虫翻上来晒死。犁一遍是不够的。几天后,再垂直原先的犁沟再耕一次,那叫犁二交田。二交田,田里已有原先的犁沟,七高八低的没有规则,土坷垃被太阳晒得很硬,像刀子一样,杭州带来的鞋没考虑过这样的穿着环境,用不了几天就坏了。要么是底通了,要么是帮破了,有时底没通帮没破却分了家,张开个大口子。这时真羡慕当地人穿的踢死牛老布鞋了,我们的鞋中看不中用,经不起考验。

犁三交、四交时,情况又会好点,因为那时的土比较碎了,犁沟不是那么明显,走起来也省劲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