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北全聚会  

2011-04-09 22:05:41|  分类: 工作文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6年7月5日以后过了好几天,我才知道养和公社有个北全大队。县委派下来一个工作组,见天晚上给我们开会洗脑筋,说是北全的那些杭州青年写了一张大字报,名义上要求返校闹革命,实则攻击县委县政府,要批判。

一直没看到过这株大毒草,听了工作队员的介绍,我们几个私下嘀咕:充其量不过是借了返校闹革命的由头想回趟家罢了。离开杭州快一年了,生活上巨大的反差,谁不想回家貌貌,犯不着这样大张旗鼓的,至于吗?白天劳累一天,晚上批判会还得参加,老方一贴低着头光听不言出,不想出头不想惹事,就这样,在工作组的材料里,我还是被列入右派靠近极右派的那一类。

革命大串连起,侉子间的交往多了起来,也结交了几位北全的朋友。这时我发现,北全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北全的侉子能人多,个个了不得,个个才子佳人。传说中的养和洋气,我看主要是指北全、旺全那里的一帮侉子,其它几个队侉子的比我们也洋不了多少。

正月里参加过北全二、四队青年的聚会,这次他们聚会又邀请了雁南飞和我,地点放在了紫阳山顶的江湖汇观。

喝着茶,闲谈从回忆当年的劳动生活开始,信马由缰,无边无涯的漫游。从贺兰山的紫蘑菇说到宁夏五宝中的发菜,从采集发菜对草原生态的破坏,又讲到了甘草和沙蒿子。从昊王墓边修飞机场又扯到了井下掘进下山巷道,不知怎的话题又转到了农校偷书。

窃书不能算偷,君子固穷,哈哈!巧的是,当年始作俑者几名案犯都在聚会现场,回忆起当年作案细节,不亦乐乎。

话说回来,当年发生在永宁县农校的窃书事件,与当时各地流行的打砸抢烧不同,侉子把窃得的书没有当做封资修的毒草来对待,付之一炬,而是私下传阅。连我们这个远在黄河边的青年队,也有不少名著传来,可以说我们接触世界名著就是从此开始的。这无意间普及和推广了这些世界名著,对提高整个侉子群体的文学素养,起到了巨大作用。对于这些求知欲旺盛的似“无土移栽”的侉子,无疑是旱田里下了一场及时雨。

宁夏的菜宁夏的酒,宁夏生活过的老汉。觥筹交错中,时间过的飞快,大家互道保重,期待再聚首。

谢谢北全二、四队的侉子朋友们!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