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走向石炭井(三)  

2011-10-31 22:16:40|  分类: 矿山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来,老船长是第一个进矿山当工人的杭州青年,他与我说,那时候的白芨芨沟啥也没有,光秃秃的一个山沟,只有他一个侉子。老船长进的是八十工程处,后来黑炭关中平、克隆小肥猪等进的是七十九工程处。79、80工程处都是建井单位,79处负责井下开拓,80处搞地面建筑,驻扎在白芨芨沟是为了新建一对设计年产120万吨的大型矿井,矿井命名卫东矿,一看就知道建于什么年代。

那时候我在铁一局电工队搞副业,营地就在白芨芨沟火车站的站台上。经过白芨芨沟的汝箕沟支线铁路已修通,尚未验收,工程局尚未移交到路局。每天有一趟小票车,开到大磴沟,是工程局为了解决沿途职工的交通临时设置的,车厢用的还是沙俄时代的,很老式了。白芨芨沟车站修在半山腰,也还没交付使用,有条小路通向山下,下山不远,便是卫东矿我的几个杭州朋友的宿舍。

铁一局电工队是建通讯线路的,但要给卫东矿的几个朋友打电话却是很困难:用的都是摇把子电话,先要摇到设在大磴沟的铁一局总机,然后通过设在石炭井的邮电局总机再转到几步之遥的矿务局总机,才能回到山下的卫东矿总机,由卫东矿总机转接到需要找的人所在单位,真是够麻烦的,还不如跑一趟快。

有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铁路来了供应车,有罕见的豆腐乳,我即下山通知好友。等他们下了班赶到车站,供应车怎么也不肯开门,弄得我很尴尬。我找到了驻站的列检员,那个列检员正坐在小矮凳上喝酒,听我说完,拍案而起,提起一只红灯,去敲供应车的门,供应车上的工作人员只好老老实实地接待了我的朋友。那位列检员帮完忙,得意地与我说:“朋友们来买东西,又不是来抢。你怕冷,人家不冷?再不让路,我给车厢挂个红灯,叫他今天呆一晚上,冻冻他”。说完坐下继续喝酒,回头又与我吹嘘道:“干我们这行就有这点特权,我说车子有故障,只要我不摘红灯,谁也不敢拉走”。

真正的石炭井只有一条街,矿务局就驻在那里,一矿、二矿离得不远,三矿就远点了,四矿所在地叫李家沟,更远。广义的石炭井就大了,指的是石炭井矿务局,不仅有一矿二矿三矿四矿,沿着汝箕沟支线铁路,还有呼鲁斯太的乌兰矿、白芨芨沟的卫东矿、汝箕沟的大峰矿。大峰矿是个露天开采的煤矿,黑炭关中平后来到了那儿当上了机电科长。大峰矿与卫东矿一样,出产著名的太西煤。太西煤是一种优质的无烟煤,是出口换外汇的,现在听说采取惜采政策,给子孙后代留下点。欸,煤矿原来流传一句话:“吃祖宗饭,造子孙孽”,能正面面对这个问题,说明社会进步了!

其它几个矿均生产烟煤,各式各样的优质烟煤,石炭井矿务局以煤种齐全而著称。

李俊石渠二队的任师傅可能是最后一个走进石炭井的杭州青年,他到四矿掘进一队报到时,已经是1974年还不知1975年了。调回来后在金华工作,定居金华,最近几天来杭探视老父亲。正好,已定居香港的淼儿这几天也在杭州,原采煤一区童区长召集了几个早先的部下,借座钱师傅茶庄,喝喝茶会个面。远在江苏的抛天闻讯专程赶来,名人寿山也应邀前来,满满的一桌人。纯爷们的聚会,免不了撸起袖子豁起拳来,大家一边喝酒一边豁拳一边谈论着四矿那些人和事。

说起石炭井,便有了扯不完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