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老杨的小地窑(二)  

2012-01-05 22:44:11|  分类: 矿山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文已提到过杨健闲不住喜欢动动手,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更加如鱼得水,一有空就鼓捣电子管电容电阻的,拼拼凑凑装成了一只六灯的收音机。裸机,没有外壳,就赤膊搁在那只又像课桌又像柜子的台子上,看起来有点慌兮兮,除了他自己,没人敢去玩弄。收音机的外观有点可怕,可喇叭大,音色在这里外间加起来不足6平方的小蜗居里显得特别出色,吸引了不少音乐爱好者。

40年后,在这次的“黑人聚会”中,我遇到了杨健。谈起了我写的那篇老杨的小地窑,不怎么上网的杨健也已看到了。我告诉他,这是我首次尝试着用实名写的回忆,望他多加包涵。他笑笑指出了我文中的不实之处:“哪来的什么课桌呀,那是找了几只炸药箱摞起来的”。

他还跟我说起,床头有个书架,书架上都是些电工类及其它的技术书籍,有个采一副指导员过来见了半开玩笑的说:“这是典型的走白专道路”。这我也有记忆,我有时也会去翻翻,也想入门学点,可惜看了什么半波整流桥式整流的,发觉会有点头疼脑袋涨的感觉,便断了那个念头。

杨健那时已是我们采一的电工,他与永铭合作在井下搞一项技术革新,将运输机巷里的运输机集中控制并开通载波通讯。采煤工作面的运输机巷里,多的时候有六七台运输机(俗称溜子,一般铺设20型刮板运输机),每台溜子需要一个人看管。有时候,工作面擭煤的人还没有运输机巷里的人多,将运输机集控,可以节省很多人工。这事放到现在微机时代不成一碟小菜,上不了台面的,就在那时,也算不得什么高精尖的技术,国外早已有了无人工作面,这几台溜子还会搞不定?技术是现成的,设备是成套的,用的是机电连锁。就是井下运行环境实在太恶劣,那个传感器固定不住,经常提供假情报。矿上一帮技术员没办法解决,试装后无法正常运转,只得拆了闲置。永铭和杨健接手后没动多大干戈,只是把传感器移到了机外,弄了个铁盒子保护起来,剪了块废皮带当触头,成功了!为了解决机巷里的通讯,还在每个机头装了载波的对讲机。

这事轰动了全矿,他们两人也破例调到地面,矿专门成立了个双革办(全称是技术革命与技术革新办公室)安置他俩。那时还是革命委员会当道的时代,矿办公室简称叫革办,他们是双料货,你看厉害不。

经常来光顾杨健地窑的除了我们这些杭州老乡还有阎工。老阎头是个文革前的工程师,原来是在部里哪个研究院工作的,因为政治和历史原因下放到我们这个小矿来了。他是我们矿技术级别最高的人,与我们这批杭州籍的矿工很有天谈。我在酒令一文中曾对他有过这样的描述:“我们矿上有个管机电的副总工程师,旅顺人。念小学时还在小日本手里,小学就学日语,中学开始学英语,上大学时解放了,中苏友好又学的是俄语。他最喜欢与我们喝酒,老头子酒量不咋地,稍喝上几口划拳就英语俄语日语的乱上了,就是和我们喝酒,什么外语都有人对得上”。

老头子与我们成了忘年交,他恨不得把我们这些人都从采煤一线调到他手下,无奈力不从心。后来政策松了,我们这些杭州人陆陆续续地告别矿山调回南方,每次送别时他总会动感情,挺感人的。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