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老矣  

2012-05-22 22:03:12|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不觉中,步入了老年。

小时候只盼着能快快长大,总嫌日子过得太慢,喜欢穿大人的衣服拖大人的鞋,模仿着大人的一举一动。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撕日历,望着那厚厚的日历本一天天的变薄,知道自己也在一天天的长大起来了。

哦,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盼望长大的童年……

登上那趟西去的列车,自以为自己已彻底长大了,走上了社会参加了革命工作,脱离了父母的怀抱,要独立生活了。

现实残酷地给我们泼凉水。记得“8.8”武斗的前几天,在闲聊中,钱江潮指着我们几个初中毕业生说:“你们还没过‘19郞儿’的关呢”。“19郞儿”是杭州话,现在已不太听得到了,说19岁是男儿的一个关一道坎。也有人说是罗成关,可罗成明明活到了23岁,23岁才是罗成关。钱江潮是高中毕业生,比我们大几岁,这时刚迈进20的坎儿。他的话我们觉得有点心寒有点不可思议,扳着指头算了又算,确实,离19周岁是还差着那么一两个月。

真正为年龄而焦虑的是招工的时候,都快25岁了,来招学徒工的单位嫌我们超龄了,没办法。一股脑儿都进了煤矿。

一过30,时间就过得快了,“人过30不要脸,开口便是想当年”,说这句话的年代,也过去30多年了。

几时开始变老,只是从陌生人对自己的称呼觉得的,菜场里的菜贩子,不叫大哥叫大伯了,牙牙学语的小屁孩见了叫爷爷了,开始觉得变老了。一起作伴的人,相互是看不出渐渐变老的。

白居易与刘禹锡有个互相酬答的咏老诗,将人的老态描绘的活灵活现,白居易消极悲观点,刘禹锡则积极乐观多了,他一扫“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的观念,提出“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初读这两首诗时,还在石炭井四矿当采煤工,与马尔住一个宿舍,当时搞什么政治运动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内容是批判儒家推崇法家。马尔不知从哪弄来一本山东大学的《文史哲》,里面有一篇萧涤非《法家诗人刘禹锡》,里面提到了这两首诗。那时我们才20多30不到,离老还远得很呢。

如今已垂垂老矣,还在自问老何如,连联合国也认为已经到了老龄阶段了,却还在自诩是知识青年——白胡子白头发缺少知识的青年。

哈哈!

附:     《咏老赠梦得》

白居易

与君俱老也,自问老何如。

眼涩夜先卧,头慵朝未梳。

有时扶杖出,尽日闭门居。

懒照新磨镜,休看小字书。

情于故人重,迹共少年疏。

唯是闲谈兴,相逢尚有余。

 

《酬乐天咏老见示》

刘禹锡

人谁不愿老,老去有谁怜。

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

废书缘惜眼,多炙为随年。

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

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

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