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闲话美食  

2012-05-29 16:32:21|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食这词好像现在才用的频繁点,这是要首先解决了温饱才会去研究的一个词汇,是要有一定物质基础的。就是这样,在不同的境况下,它也会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定义。我们那时适用的词汇肯定不会是美食,合适的只有果腹,换成贫下中农的语言来说就是:“混他个肚子圆”。在这样的条件下,但凡能填饱肚子的、能延缓饥饿感觉产生的都可以称为美食,不是有:“要暖穿皮子,要饱吃糜子”的说法吗?糜子,碾出来的叫黄米,吃了不容易消化,耐饥,也能被当成了美食。现在观念不一样了,有些人为了健康,提倡吃粗粮,糜子等等又行俏了,这需要另当别论了。

南方人错把黄米叫做小米,以为小米加步枪的小米就是黄米。其实不然,小米指的是谷子,“黄澄澄的谷穗好像是狼尾巴”唱的那种谷子。川区一般只少量种些谷子,为坐月子婆姨准备的——小米易消化且催奶,产妇生了孩子一定要吃的,总要准备点。糜子生长期短,特抗旱,是南部山区的看家农作物,川区种它只是为了调节耕作间隙或是纯粹为了收点糜子柴扎几把炕帚。我们平时不吃黄米饭,只是出伕在外遇到南部山区的民工在一块,那就免不了了。黄米饭不好吃,用有知识的青年的话来说,吞咽时与食道的“摩擦系数偏大了点”。

我曾在《漫谈宁夏吃的系列(下)》中有那么一段话:“人们只有在饥饿的时候,才会深深地记得吃了些什么,现在条件好了,见天的大鱼大肉,有时连饭吃过没吃过也会记不起来。在饥饿到了极点的时候,任何可以填充肚子的都可以当成山珍海味,皇帝饿了,不是也把菠菜豆腐当做翡翠白玉羹吃了吗。等到饱食无忧了,嘴巴吃的油油的,就吃不出这个味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说起宁夏的美食,许多人都提到了小吃,可是不管怎样提示,我总是想不起来那是个什么东东。2008年到宁夏,那天在沙坡头玩过兴了,到了中卫已过了吃饭时间,在鼓楼边敲开了一家饭店,在等候上菜时先上来了一份点心,我尝了一口便大惊小怪地叫道:“小吃”!同去的老友笑我有点少见多怪,他不知道我吃到这小吃,引起了多少的回忆,引发了多少的感慨啊。

小吃、羊杂碎、稍子面、油香油馓子……,这些宁夏的美食,哪一本介绍宁夏的书刊上都会提到。但是我们的回忆不一样,我们的回忆中夹杂着对自己青葱岁月的记忆。

老实说,我们在宁夏的日子还是啃白菜帮子的日子多,从新鲜的到窖藏的再到盐腌的,天天吃餐餐吃不间断不轮换不变样的吃,就这样到了冬末春初,连白菜帮子也成了空想吃不上呢,不知大家还记得那个专用词吗:“拷”,拷极了。

青年队里吃饭,一群男生端着饭碗围在了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读着《大众食堂菜谱》,几只热门菜几乎可以将它的烹调过程一字不漏地背出来。“过屠门而大嚼,虽不得肉,贵且快意”。那时大家想的是家乡菜,哪怕就是一碗油冬儿菜,也够我们垂涎三尺的。与现在想吃宁夏食为物多少有点儿异曲同工的味道。

真怪!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