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回访团之探寻四矿记  

2012-10-11 21:58:11|  分类: 矿山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意外的下了一趟井,兴奋异常,但是想到因此而挤掉了原先为我们安排的探寻四矿的节目,总觉得有点悻悻然。吃饭时,善解人意的田矿长知道后宽慰我们说,还可以想办法安排的,先吃饭,别着急。听说为我们准备的车已停在门外时,我们一推饭碗立起来就往外走。热情的田矿长追出门外,把我们一个个拉回到饭桌上:“不着急别着急,吃完面条再说”。

我们一行,加上领路的陪同的随访的开了3辆车,在这条荒僻的路上显得有点浩浩荡荡了。路比想象中的要好多了,我2008年曾来过这里,我记到:

车子穿过石炭井的大街跨过沙河,停在了通往四矿的路口。前面一个大土堆挡住了去路,土堆上稀疏的插着几棵混凝土铁路道轨枕,过不去了。我们下得车来,发现路已堵得死死的,没办法绕过去,看来是有意封闭这条路的。左手边是通往四矿的铁路,路基尚完整,但上面的铁轨枕木全都撤光了,铁路过沙河的大桥上混凝土预制梁卸掉了,留下了一个大大的豁口。我愣愣地站在那里,毫无目的地对着那个土堆不停拍照,有点失态。司机看了看我,讨好的问道:要不,我们走着进去吧,我迟疑的摇了摇头不了。算了吧”。

司机听了我当年的遭遇告诉我,李家沟盗挖煤炭资源猖獗,为了制止,那几年把路给封了。现在经过整顿,有了几个正规的小煤窑,路,重新修好了。

听说今年雨水丰沛,发过几次山洪,有一次还上了中央电视台。由此想起了至四矿中途有座公路铁路挨在一起的桥,1975年发山洪时受到损坏,四矿的矿井也受损了,井下下不去,井下工都被派出来抢修公路桥。铁路桥是解放军战士抢修的,我们并肩战斗,午餐时,我们啃烤饼就凉水,解放军挖战备灶开的肉罐头引得我们口水长流。印象很深,估摸到了地方,却没见着此桥,问驾驶员,原来我们现在走的路,是修在原先的铁路路基上的,那个桥就在我问的时候过去了,他指着下面曲折蜿蜒的路说:“那是以前的公路”。

以前的路,是穿过一个桥洞进四矿的,这个桥洞是个公铁立交,是铁路的一个涵洞。现在的路不往那里走,而是沿着铁路路基一直往前。开到矸石山旁,车停了下来,前面已无路了。

我们下了车,面对着矸石山一脸茫然,四周,目力所尽的范围内,除了这矸石山,找不到一样足以引起我们记忆的地标。四周都是些断壁残垣,想不起来早先这是什么地方。

来探路的师傅过来说,前面还有条路,但沿着那条路只开了没几步就被大石堵住了。那里有座相对较为完整的建筑,看得出来是原先的变电房,同行的童区长、起良、乃文几个住的地窑群,应该离此不远,但是没找到踪迹。

时间太紧迫了,下午安排要去沙湖,我们只得草草结束探寻,调转车头,到了那个涵洞边。

涵洞还是老样子,上面的标语已不完整了,一堆沙土,将洞封严,爬上那个土堆,往里看,路已几近荒废,稍远处,还可以看到我刚到四矿时住过的那两排窑洞房的废墟,这让我多少有点安慰。

在那涵洞前留了个影,便急急往回赶。回到焦煤公司,大部队已出发了,焦煤公司留了个车等着我们,见我们回来,马上载着我们去赶大部队。

四矿这就算去过了,但还是留有不少的惆怅。以后再有机会,一定要安排足够的时间,要事先准备好干粮和饮料,像考古工作者那样,翻过那个涵洞,顺着原先的路,一点点找过去:过了那个窑洞房便是汽车队,再过去一片河南亦工亦农工人的宿舍,找到前面文化室。找到文化室便好办了,对面商店,左手过沙河去影剧院、学校,右手边就是食堂和四合院。或者也可顺着铁路走,在矸石山附近找到选煤楼的位置,顺着那里,也可找到当年的踪迹的。这回是没机会了。

再见了,石炭井;再见了,李家沟!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