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四矿的树  

2012-10-29 14:49:12|  分类: 矿山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矿所在的李家沟,几条平行蜿蜒荒芜的小山沟,石头要比草多,没有树!

    四矿建立后,零零星星有人植下树也遮不了荫长不成材。记得在矿调度室边上有一排树,只会长高不会长大。老办公室后来改为我们宿舍的那排房子朝南也有几棵杨树,看样子与调度室那里是同时种植的,记得也就一把能握得住的树径,多年长不大。那两排树种下后成活率还算是高的,但还是稀稀拉拉的,以后每年的植树节都会去补种,补种的成活率更低,几个缺口怎么也补不上。

    另外,记得学校那块也有几棵小叶杨,也成不了气候。

    四矿新建矿机关四合院在食堂对面,四排房子围成一个口字,中间是块空地。有一年植树节,在四合院周围栽了一排小叶杨。树苗没用完,四合院里打杂的从山丹矿转来的那位老工人把它种在了这块空地上。

    四矿有许多山丹矿下马后转来的老工人。山丹矿是大跃进的产物,看来比我们这文革产物还不如,来的老工人,很多是矽肺患者。那位勤杂工是位甘肃人,也是个矽肺患者,症状较轻,照顾安排在四合院上班打打杂,我把他的姓名全忘了,但模样还能记得。

    这些树成了这位老工人的至宝,经常能看到他佝偻着瘦小的身躯,拖拉着笨重粗长的井下用胶皮水管,逐个给每棵树饮水。在他无微不至的照料下,这些树奇迹般的全成活了,而且长势良好,树叶看上去显得黑油油的,我们经常在那树旁打羽毛球。

    我后来调到矿机关上班,在四合院靠东一排的生产科。四合院中间那个院子门是锁着的,管钥匙的就是那位山丹矿的老工人,他怕闲人进去伤着树,一般不让进。有一次我随他进去,看着那些树,就是与别处不一般,叶子是墨绿色的,显得生机勃勃。他指着墙角那一堆黑色的煤说:“这是煤化肥,我从他们搞实验的地方要来给树上的,得劲得很”,一脸的得意,仿佛在数家珍。

    那一年,传说有家外商指名要我们地区露头的风化煤,派什么用不肯泄露,虽然给出了价格很高,但还是没做成这笔买卖。原来这风化煤燃烧值不高,却含有丰富的腐植酸,有人就利用这个特性,试验制成了煤化肥。从这些树的长势看,这还不是假大空的东西。

    于是,四矿开始也有了“风吹着杨柳嘛 唰啦啦啦啦……”一景了。

    这次回四矿探旧,我还在说,只要找到那片树,就能找到四合院。我总想,这些树经过了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已完全适应了那个恶劣的生态条件,它完全对付得了年年无情的风霜雨雪,虽然四矿已成了无人区。但它应该仍然会屹立在那儿,成为一个地标。

    没想到,树没了,一棵也没了!

    可以推到选煤楼,可以拆掉影剧院,可以将一切地面建筑都夷为平地,为什么要去砍树!

    仔细看了杨健传给我的相片,心情起伏。那刻孑然孤立的小树,看了有点凄凉。

    为什么要砍树!十年树木不容易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