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一张旧照片  

2013-04-06 10:59:02|  分类: 我看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04月06日 - 古朱 - 古朱的字纸篓
 
 

清明上坟访亲,在舅舅家,意外地在已故姨妈珍藏的相册里,发现了一张我的照片。

这是一张已泛黄影像有了斑驳的老照片,我一眼就认出这是摄于1966年春节期间的照片。那是我们在宁夏过的第一个春节,杭州市政府派出了一个庞大的春节慰问团,在圆满完成任务将返回前,给我们都留了影,带回去给家长汇报。

还是黑白胶卷的年代,胶卷难觅,规定两人合摄一张。站在我前面的是活跃在情系宁夏川上的黑炭关中平。

黑炭关中平与我是同班同学。在学校里,他是劳动委员,班委会的干部,到宁夏后与我同在七小队,他是副小队长。按说,当上班干部的出身成分都应该靠得住的,他也一直以工农子弟自居,不知为什么他也未能继续升学,也一样到了宁夏。那时听说,他是属于隐瞒成分的,这个谜底他自己也搞不清。直到他退休回杭养老,转关系时社区要他提交知青证明,他在宁夏有关部门出示的相关资料中才看到,原来他父亲有特嫌。真有点阿弥陀佛的。

我自幼邋遢,不修边幅,不像黑炭关中平那样衣冠楚楚。记得这张照片传到父母手中时,马上来信批评:这么冷的天,帽子不戴,衣服领子也不扣,不会着凉吗!

其实宁夏冬天,只要不是黑风天,白天的阳光下,不会感觉到很冷的。

照片上的我,发型还是很酷的吧,可以肯定,这是狗哥哥的手艺。墙上的标语,字不知是谁写的,很有可能出自由之先生的手笔。后面那排房子,应该是食堂会场头南头北的那排,我们那时住在图书室边上的那两间。

那时的照片不会多印,这种照片对家里来讲属于宝贝一级的,怎么会在我姨妈那儿出现,是个谜。老一辈的差不多都过世了,再也搞不明白了。

我这一生颠沛流离居无定所,自己的东西什么也没保存下来,这张照片的重现,也令我激动万分。

在樊小多遗留的相册里,也有一张估计是摄于同一天的照片,那是7小队的部分男生,前排最右的便是S君。


 
2013年04月06日 - 古朱 - 古朱的字纸篓
 

团体照的位置在面东那排房子的最北一间,是S君的故宫。后面是虎抱头屋的南墙,那间虎抱头那时是图书室,后来派了什么用场,想不出来了。

同样想不出来的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组合。要知道那是黑白胶卷的年代,不可能像现在那样高兴了就捏一张。7小队的全体初中生?可里面掺杂着俩高中生。同一个寝室的?也不是。还有,小多没在其中,而相片他保存着,很有可能,这是小多拍摄的照片。青年队的许多老照片出自他手,那时7小队那位侨生有只135相机。

4排房子还没交付使用前,7小队的男生就住在那两间房间里,每间住4个人。后来第4排房子造好,每间住3个人。我与小多搬出到了35号——第4排的最后一间,这两间改编号为3637号。S君回忆的同室,怕有出入吧。

阿米的照片,应该是在第4排宿舍前拍摄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