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黄羊滩  

2013-09-04 10:14:01|  分类: 信手拈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不起来是哪一年,我到李俊公社石渠大队玩。也记不得为了什么,我与李旭当天要去银川,更记不起来到底是我陪李旭还是李旭陪得我。

从石渠到银川很是方便,走到黄羊滩车站上车,没几站便可以到银川站。石渠到黄羊滩不远,也就十几里地,属于离黄羊滩车站最近的庄子之一。

过了西干渠,便到了荒无人烟的黄羊滩。黄羊滩是贺兰山脚下的一片戈壁,稀稀拉拉地长着些凌乱的杂草,平时见不到什么,连鸟儿也很少飞过。听老乡说,此地原来却是经常有黄羊出没,现在生态恶化,成了半荒漠地区,成了生命的荒洲。包兰铁路修通后在这儿建了个黄羊滩车站,那种铁路上最小的车站,这里才开始有了点人气。

天气有点冷,临走时我们借了两件皮袄。一件是当地那种“又可铺,又可盖,天阴下雨毛朝外”的光板老羊皮袄,另一件是不知谁从杭州带来的吊着笔挺哔叽面子做工考究的羊羔皮的长卡衣。李旭嘎子要面子讲架落,挑了件卡衣穿了。我要的是实惠,就穿件老羊皮袄,重了一点,走起路来有点不便。

黄羊滩的小路,是那种走的人多便形成的路,与四周比也就是草少了点,月光下显得很明显,白白的,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那迷雾的远方。我们两人有说有笑的,没觉着怎么冷不觉间到了黄羊滩车站。

包兰铁路进入宁夏境内后,基本上是沿着贺兰山走的。在一望无际的戈壁和沙漠上,唯有一条铁路“沉沉一线穿南北”。铁路沿线,隔上一段距离,会有些简易的建筑,那就是车站。

为了行车安全,列车要求行使在闭锁的区间,隔一定距离还得进行轴检测轴温。包兰线上好多小车站,都是基于这些原因而设置的,而不是考虑到客流货运量,黄羊滩火车站便是其中的一个。

灯火辉煌的那间是值班室,那也是车站的调度室,边上就是候车室。候车室墙上有个小窗洞充作售票口,售票口大部分时间都紧闭着。黄羊滩车站一天只有两趟客车停靠,上午是包头开往兰州的201次直客,傍晚是兰州到包头的202次,北京到兰州的4344次路过黄羊滩,但不停。我们准备搭乘的就是2025毛钱的车票可以坐到银川火车站。

买票的时候被告知火车已严重误点了,可能要明天天亮才能到。在这鬼地方遇到这样的事,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死等呗。

空旷的候车室挂着一盏灯,常年的烟熏火燎,惨淡地发着暗黄色的光。灯下,有一只油桶改制的大火炉,地下有一堆煤,几张长条椅都被移到了火炉旁。有78个比我们先到的人横七竖八地占着条椅,一张摊开的报纸上,堆着一堆搓碎了的烟叶。那几个人穿着黄军装,操着标准的京白,卷着烟在吞云吐雾,一看便知道是十三师的北京知青。他们应该与我俩一样,想乘202,被困在黄羊滩车站了。

1965年,宁夏接纳了三个城市的知识青年,北京、天津来的,都是军垦性质的,分别安置在农建13师和林建8师。杭州的安排在永宁县插队落户。我不想与陌生人搭讪,将老羊皮袄一裹,找了个避风角落半躺半坐的闭目养神。李旭是个见面熟,再说他穿的笔挺的卡衣,不能像我那样叫花子样,便到他们跟前,打了圈香烟找了个空位坐下与他们套近乎。

李旭很快跟他们打得很熟了,都是知青,谈话内容离不开各自的知青生活。我们羡慕他们衣食无忧。可以吃食堂饭,每年有探亲假。他们认为我们吃大米白面,自由自在,不像他们饱受军阀残余的苦。说着说着有人站起来说,肚子饿了,最好能找点东西填填。经他一提,大家都感到饿了,在这个候车室里,除了那包还没卷完的烟叶,什么也没有。也没个表,不知是什么时辰了。

从窗户望出去,远方有盏灯还孤零零的亮着,“那是部队驻地”,十三师的人说,“我们都是兰州军区的,属于友邻部队,到那儿去化些斋吧”。有人说干就干,全副武装了起来,找了条围脖,把头裹得只落出一双眼,拉开门,顶着刺骨的寒风出发了。

夜深了,人困了,我出了个好主意,把我穿着的老羊皮袄脱下来铺在地上,李旭穿的那件卡衣权当被子盖上,两人并排睡下。李旭身刚一沾地,便呼呼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候车室又热闹起来,那两个外出化缘的回来了,还带来了不少馍。“起来吃点吧,天下知青是一家”,那两个刚从外面回来的十三师朋友向我们招呼。他两人围着火炉烤着,显得很兴奋,看着大家饿狼般的吃相,一边叙述这次化斋经历:“在那里值班的那个当兵的,见到我们很客气,马上捅开炉子给我们热汤,还把司务长给叫醒了。司务长说你们要是昨天来就好了,改善伙食,吃肉包子,今天只能啃馍”。“当司务长听说还有好几个人困在车站里,把笼屉里的馍全拣了出来,还捞了几疙瘩咸菜,真是人民军队爱人民那。太冷了,路上冻得差一点馍也捧不住……”

火车一直到了早上8点才靠站,十三师的朋友们没到银川,到了平吉堡就下车了,那是他们的驻地。

现在在知青的论坛上,经常可以听到天下知青是一家这句话,每听到这句话时,我总会想起黄羊滩那个寒冷的夜晚和那些素昧平生的农建十三师朋友,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天下知青是一家这个。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