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网易考拉推荐

奎元馆  

2015-12-29 15:42:13|  分类: 杭城老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奎元馆

小时候我们的活动半径很小,奎元馆听说过,也知道,但是记忆中从来没有到那儿吃过面。那时候到这样的馆子里吃碗面,赛过道吃一次大餐了。能在小面馆吃上一碗沃面,也算是改善伙食了。条件好点的,吃碗壹角六分钱二两半粮票的油渣面,可以去吹腮儿了。

读初中时在父亲单位食堂里搭伙吃中饭,父亲单位属于商业系统,夏天要晒药,劳动力紧张,而饮食业夏天是淡季,商业系统内部进行劳动力调剂。那年来的调剂工很喜欢我,我也喜欢看他们作业:到晒场去时披上棉大衣戴上大草帽,人晒得黑黑的。午饭食堂里供应免费的菜汤,那天我见他端了个铝饭盒盛满汤,提醒了一句当心烫,他笑着对我说,他是奎元馆的服务员,这是专长,烫不着的。他有一个女儿是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的舞蹈演员,参加过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演出。毛脚女婿是这个文工团拉手风琴的,那天到驻舟山部队慰问演出归来路过杭州,顺便来看望父母。左邻右舍听说了都过来了,女儿和女婿一人拉手风琴一人跳舞他老爷子骨牌凳一张老酒咪咪欣赏,很是得意。不久他回到了奎元馆,我路过奎元馆还曾特意去看过他几次,一条白毛巾搭在肩上,跑进跑出地很忙。以后我去了宁夏就失去了联系。

记忆里第一次进奎元馆是马大力受伤送回杭州后的事。到浙一检查诊断认为无伤大碍后,马大力的父亲对护送马大力回杭的县农场高大夫说:“晚上略备小酌已尽地主之谊,就在边上奎元馆”,并邀请我和吴迪两人作陪。马大力家在光复路景阳观楼上,离奎元馆很近。我在送高大夫回旅馆时,高大夫跟我说:“别看是个拉人力车的,说出话来文绉绉的,杭州人了不得!”。我却是听到地主两字觉得很刺耳,回家还特地跟我父亲说了,印象很深。

那天晚上好像没吃面,不知有没有喝酒,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是二楼临街的一张八仙桌,那年我刚满20岁。

前几年为给岳母做寿,选了奎元馆,一连好几年。我的感觉奎元馆仗着店老名气大地段好,其它都跟不上,感觉有点店大欺客。听说是因为这是国营的,架子放不下来,生意做得没有那些民营的活。包厢要求最低消费,花了钱享受不到等值的服务,感觉服务员都是冷冰冰的,欠她多还她少似的,以后在我的建议下再没到奎元馆设寿宴。

不知现在的奎元馆怎么样了,从没去关心过,因为与我浑身浑脑不搭界的。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