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腊八节  

2015-02-01 09:50:10|  分类: 杭城老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年冬天,记得那是在灵隐寺的菩萨被红卫兵关了几年禁闭,得益于国际友人西哈努克亲王的干预,有关部门予以平反解放官复原职的那一年。我从宁夏回来探亲,妹妹陪我到灵隐去游玩。

灵隐寺还没完全恢复原样,还有部队驻扎在里面。进山门院子角落是他们的炊事班,那天赶上他们改善伙食,几个当兵的正在杀猪。猪已经宰倒趴在架子上吹得肥肥胖胖的正在褪毛,一进门引入眼帘的就是这白花花的一片,很不协调。有几个杭州人城里人没见过杀猪,驻足在那儿围观,大部分人都是加快脚步赶紧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只有大雄宝殿已恢复原状了,那里磬鼓齐鸣正在做法事,近百名和尚高僧跪在大殿里念经。很和谐的无伴奏混声大合唱,有高音部领头的,其它声部伴和声的。磬、木鱼、鼓声控制着节奏,时缓时急,并没有其它乐器伴奏,很雄壮,很震撼人心,我是第一次见识。

我们进去晚了,法事已接近尾声,一会儿那些禅师散场闪到一边偏厦休息去了,剩下几个小沙弥敲着木鱼念着佛号绕着大殿转圈儿。没有新鲜力量的补充,这些小沙弥也都是有些年纪了。那时候,灵隐寺是唯一一个开放的佛教场地,来做佛事的都是真正虔诚的佛教徒,我还看到有几个比丘尼也在其中,估计没了尼姑庵,只能到这里来挂单了。

回家后,我把灵隐寺所见告诉了父亲,父亲看了看日历跟我说:“今天农历是腊月初八,腊八节,你们看到的是在做腊八的法事,算是幸运的”。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听说有个腊八节,以前好像没人说起过。可以肯定的是没见到灵隐寺有腊八粥派送。

后来分到了生产队,发现宁夏农村也有过腊八节的习俗。往往会在玉米田里套种一种花豆,量不大,专门是为了腊八节煮腊八粥用的。腊八粥在宁夏农村叫腊八调和,也叫腊八糊涂,据说喝了腊八粥以后,人就糊里糊涂了,把一年的不顺不快都忘却干净,开开心心的迎接新年。

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杭州的各大寺庙恢复了腊八节派送腊八粥,几个大的中药店紧随其后,相互攀比,有钱了,烧的。以后有好多其它的企事业单位、街道社区也加入了进来,领粥的人群趋之若鹜,成了腊八节的新一景。

这也是人们生活条件有了极大的提高后的一个标志,试想当年如果像烧一锅腊八粥,首先要有足够的闲钱置办原辅材料,还要有粮票用来买米买豆,买糖要有糖票,买花生大枣瓜子仁还要用到购货卡、副食品票,熬粥用的燃料还要牵涉到煤饼票。更要命的是即使备齐了钱和各种票据,还不一定有地方能买到。那种日子,现在的年轻人是无法想象得到的,可我们都是那么过来的。

听说解放前后那段时间也有寺庙和药铺派发腊八粥的,不过肯定不会那么大张旗鼓的,烧一锅意思意思,来的都是老施主老客户,要么就是穷的揭不开锅的人家。

那时候施粥主要是作为赈灾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手段,不光光是在腊八。我外祖父是开米行的,听说每到青黄不接的时候都要办粥厂,帮穷苦人家度过饥荒。领粥的都是穷人,家有三斗粮的不会去凑热闹,去了人家施主也不会给你。

现在去排长队等着领粥的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是为了果腹度饥荒的,都是为了讨个彩头添点喜庆沾点佛气的,熙熙攘攘不亦乐乎。

人们变得那么喜欢过节,法定节日传统节日宗教节日外国传入的洋节日变着法子杜撰出来的节日数不胜数,像腊八节那样差点被遗忘了的节日也被发掘出来了,高兴便好。

北方有些地方过腊八节还有讲究腊八蒜的,与腊八粥不同的是腊八蒜是在腊八那天泡上,过年时才拿出来吃的。不就是个醋大蒜,可就有那个讲究。

过了腊八,就要筹备着过春节了,二十三灶王爷要升天去述职,那就真正开始过年了。老少爷们可以准备年货热热闹闹的过春节吧。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