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网易考拉推荐

稻田杂草  

2015-04-04 17:58:33|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上学那阵,执行的教育方针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劳动生产课安排的特别多,每星期有好几节,每个学期还要组织一次集中下乡劳动。我读初中那几年,下乡劳动的内容基本上是采茶叶,从两旗一枪的明前茶,一直到国庆前后的老秋茶都采过。地点么,龙井示范石屋洞翁家山梅家坞,这些现在都已经成为农家乐基地的风景区。只是在初三下学期到了崇贤人民公社石塘大队支农,参加的是割稻掘番薯的秋收。这地方,现在也划进城区版图,开发成一片片商品房了。这就是我下乡前所有的农村劳动经历。

对浙江农村的稻田农活除了割稻其它都没有亲历过,所有感知,都是零零星星听一些在本地下乡的亲友们闲聊,特别是我妹妹,她在邻县插队多年。

听他们说起过,南方没有专门的稻田除草,稻田除草是结合在耘田中进行的。

听到耘田一词,马上会联想起一首古诗:

昼出耘田夜绩麻,

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

也傍桑阴学种瓜。

“没有那么多的诗情画意,耘田时顶头的烈日,被晒得发烫的稻田水和冰凉的淤泥,人跪在田里,用双手一寸寸地把稻田摸个遍”,他们告诉我“耘田不光是为了除草,还有扶苗松泥施肥等功效,耘田时,那冲鼻的阿摩尼亚味道熏蒸,开始真受不了”。

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耘田与双抢一样成了历史名词。

南方稻田精耕细作,行距株距整整齐齐。行与行排与排之间的植物都是杂草,格杀勿论。杂草中排在第一的是稗草。

稗草与水稻一样属于禾本科,幼时很相像,很容易良莠不分。要知道了,也好区分,稗草叶片中间有一条白色的茎,比稻秧茁壮。说一个人秧苗稗草分不清,说的是没下过田的城里人,说麦苗韭菜分不清,那是指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城里人。

稗草在宁夏的稻田里,算不上很厉害的杂草,最起码在黄河边的稻田里。按当地贫下中农的说法,稗草多少还能收把稗子,其它几种杂草更厉害。

我们到宁夏时刚过了中秋节,稻子已经黄了,看到稻田上面绿绿的都是芦草,随风摇弋,很不协调。

芦草是盐碱地的先锋植物,这里还没成稻田时它们就是原住民,遇拆迁而故土难离,与稻子争阳光抢养分。稻田薅草时最怕遇到芦草,它有发达的根系,纵横串联,拔起来可以扯得很远,拔得手掌生疼。

难对付的还有稻田三楞草,应该也属于原住民。刚下乡那会儿,派我们去割草为牲口备过冬饲料,见到绿油油的三楞草,我们就低头割了起来。这时来了个头戴瓜皮帽的当地老汉,一定说那草一包水,牲口不爱吃,让我们去割已经开始发黄的芦草。我们有点想不通,觉得那老汉有点像影片中的反面人物,是否有意在误导我们啊?

三楞籽黑黑细细的,很像黑芝麻,参杂在稻子里面,筛子、风车都很难把它分离掉,做饭时也难淘掉。我们刚到青年队,吃的就是这种饭,不明就里,写信回家告诉父母,当地用黑芝麻做饭,一点也吃不出芝麻的香味。

三楞草地面上表现的很柔嫩,地下的根却结成一个个小球连在一起,长得很深,很不容易去掉。除三楞草还是深耕有效,种稻子前,将地深翻晒太阳,过几天再犁一遍,犁得越多效果越好。将深埋的球根犁上来晒干晒死,放水时就会浮到水面上冲走。

稻田里危害较大的杂草还有慈姑和黑果子,这两种植物都有膨大的球茎,需要的养分很多,稻田里有了这两种杂草,水稻便会大幅减产。

慈姑在南方是种栽培植物,它的球茎是美味食材,可以烧肉炖排骨,营养丰富还有药效。黄河滩上的慈姑是野生的,比起栽培的球茎小多了,是稻田一害。有几个爱好文艺的青年,把薅来的慈姑拣个儿大的,找个瓶子用水养起来,放在窗台上。慈姑的叶子很漂亮,开出花来也会像水仙那样透出淡淡的幽香来,会给房间里增添一股生气。

黑果子不知是什么东西,有点像荸荠,很有可能就是野生的荸荠,挖出黑黑的球茎,吃起来也有点荸荠那样有点甜。

这两种杂草深得二师兄的青睐,每当稻子割起拉回场上,生产队便会组织各家各户把猪放到稻田里去。猪很喜欢这两种植物,用嘴把稻田拱出一个个大坑,吃的头都不肯抬。既深翻了土地又除去了杂草还喂饱了肥猪,一箭三雕,不亦乐乎。

我们刚到时,黄河滩上的稻田都还是生田。经过我们这几年的“战天斗地”,等我们告别青年队,告别县农场时,草荒已不是那么严重了。

通桥老乡的父亲酷爱园艺,有一次,我跟他说起宁夏的撒播稻,说起稻田薅草。他告诉我,撒播不一定就是落后的耕作方法,国外现在就有改用撒播种稻的,这不仅能节省大量劳动力,而且可以充分发挥水稻的整体优势。除草可以采用化学除草法,现在的除草剂可以识别植物。我当时听得云里雾里,似在听天方夜谭。没想到,现在就是这样在干了。

可能,薅草一词也已成了历史名词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