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黄河滩上(三)  

2015-05-16 08:27:23|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年队的食堂

民以食为天,一下子增加了112张嘴,吃饭成了大问题。这112个学生娃娃,在家里都是饭来张口的公子哥儿,场部派了个伙夫头子贾发银来青年队,办起了食堂,操办起这112人一日三餐的进口问题。

食堂位于西边那排房子,设施很简陋,一口大锅做饭,一口小锅炒菜。菜谱更是简单,以蔬菜为主打,打牙祭要看队里杀不杀猪。每顿只供应一个菜,田里萝卜收获了天天的萝卜,莲花白(学名结球甘蓝,俗称包心菜)收了就天天莲花白。还有茄子,与我们在杭州吃的长茄子不一样,跟排球一样大,也是要从开始采摘吃到削皮直至霜打了茄子蔫了才结束。青年队建了个大菜窖,深秋窖上萝卜白菜土豆等过冬食品,置了十几口腌菜缸腌菜,漫长的冬天,就凭这两样神器帮我们度过。

第一年我们是吃国家供应粮的,场部把我们的定量顶了公粮,把农场自产的大米供我门口粮用。宁夏的大米米质很好,早先是贡米,皇帝老儿吃的,烧出饭来呈半透明状,没有菜也能吃个斤把。但是农场产的米就得另论了,黄河滩上草比庄稼长得旺盛,米里的稗子三棱草籽淘都淘不掉,煮出大米饭来好似掺杂了黑芝麻似的,难以下咽。

食堂屋檐下拴着块破犁铧,开饭了,就敲击它通知,我们上工收工都以这钟声为号。

伙头贾发银,好打鱼,会伙夫,于种田不精,为正宗老农所不齿,但在青年队里赢得了尊重,都叫他贾大伯。他在青年队里管我们三餐饭,时间长了,感情深了,把我们看作自家孩子。青年在银川绝食,他天天赶银川,偌大的汉子,声泪俱下的乞求手背手心都是肉,这些娃娃爹妈都远着哩……”

青年队的饲养房

青年队成立后,用我们的安置费到东山买了十头牛,一位杭州知青放牛时不懂,没经验跑丢了一头,几年后才找回来。永固农场合并后,场部从永固农场那里给我们队配了两匹马和几头毛驴。其中有一头小叫驴,兽医来给骟了,叫另一位知青拉着溜达。晚上这位知青在拴驴时也是不懂,没经验在驴脖子上挽了个活扣,第二天发现小叫驴被勒死了,青年队食堂意外的供应了一次“天上的龙肉,地上的驴肉”。

两匹马,一匹是小黑马,这是一匹军马因岁口太大退役下来的。虽说是军马出身却远没有想象的那样威武雄壮,个子比驴大不了多少,毛色很好,就像裹了一身黑色的缎子。它可是一匹走马,用碎步走路,跑起来又快又稳,用它套小车,到银川用不了两小时。另一匹枣红马,样子很俊却是个废物,驯马时未调教好,不会干活还经常发毛,青年队里敢骑枣红马的没几个好汉。

养牲口的赵大伯大名赵德发,江苏徐州人氏,行伍出身。赵德发不是他的真名,他真名叫赵光俭。听他说,他被抓壮丁后,手枪班的长官吃空额,遇到上级来查,临时把他拉去顶了赵德发。一当兵就挎盒子炮,兵饷也比普通新兵多几斤小米。与其他青年队的老农不同,其他都是拖家带口的,不在青年队住,而他光棍一个,吃住都在青年队,也就把青年队当成自己的家。

那是老赵最幸福的日子,这一百多号杭州青年,对他挺尊重的,见面就叫他赵大伯。晚上了,总会有青年来陪他,听他摆龙门阵。

以后牲口多了起来, S君和兆良当了他的学徒和助手。我那时在黄河滩放牲口,经常要去饲养房帮助铡草。铡草的时候,我们只是充当操刀手,老赵蹲在那里喂草,一边铡一边跟我们说养牲口的道理:牛草铡粗点不当紧,牛会倒沫(反刍)。大牲口就不行,它不会倒沫,要铡的很碎。老话说寸草铡三刀,无料也上膘添草要勤,一次不要太多,要让牲口吃好草,草膘料劲水精神嘛”……

青年队里壮劳力多,牲口大部分时间都闲置着,养得膘肥体壮勾蛋子滚圆。要是谁在使牲口时鞭子打多了打狠了,交还牲口时老赵便会发现,他会嘟嘟嘟的嘟囔个不停:这是牲口,它不会说话,你有点人道吗……”

青年队的瓜田

老赵当饲养员是客串的角色,他的正式身份是种瓜的把式。

青年队分到的地都是低洼田,不适宜种瓜。老赵是个犟侉子不信邪,挑了一块高岗点的地试种西瓜,整天扑在瓜田里,第一年就成功获得了大丰收。开园后,我们收工时都会到那儿去转,吃西瓜不要现金,有人会记账,等到了秋后拉清单。到时候保管员想不出来先生会把每人名下的数字统计出来,年终分红时扣还。那个吃瓜季节,吃得拉出来的大便都成了瓜瓤颜色,年底结账,吃了一季才扣了我两元四角多钱。那时的西瓜真便宜,外卖两分钱一斤,本队的记账一分钱一斤,用拖拉机拉到银川才卖五分钱。

我们收工时路过瓜田,总要停下来称几个瓜解渴,身边随时带着吃饭用的小勺子。高兴了还进行吃瓜比赛,几个打赌的人一人半只瓜一个小勺子,条件是要把西瓜皮刮得能透过光来,看谁吃的快吃的多。吃到最后那已不是享受简直是遭罪了,直吃得人人弯着腰扶着肚子才慢慢地踱回青年点去。这时候什么忧愁烦恼劳累,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路上充满了歌声欢笑声。

黄河滩上吃西瓜,成了我们难忘的一幕。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