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网易考拉推荐

淘淘米儿洗洗菜  

2016-03-02 08:26:11|  分类: 杭城老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淘淘米儿洗洗菜

“淘淘米儿洗洗菜,姆妈叫我汏白菜……”

看了曹晓波先生《杭州的故事——儿戏与儿歌》一文,首先记起来的就是这首儿歌的开首几句,姆妈叫我汏白菜还是汏碗盏弄不灵清也没地方查证。这是一首姑娘儿唱唱的童谣,男伢儿不唱的,难怪曹先生“印痕模糊”,我也记不确切了。

我们小时候的御寒装备很土,基本就是一件老棉袄。鸭绒是稀罕货,没怎么听说过,丝绵的算是高档的了,只有家庭条件超群的才穿得起,更别提现在那些高科技的什么太空棉南极衫了。气候似乎比现在冷得多,居住条件也没现在那么好,大都是那种板壁房,就是教室也是四面透风,到了冬天,一节课下来冻得手脚发麻,下课的10分钟里,伢儿们都是靠增加活动量蹦蹦跳跳来取暖。女孩子们有种游戏,三五个姑娘儿面朝外围成一圈,单腿独立另一条腿后屈相互盘起钩成一块,拍着手喊着歌谣集体绕着圈子蹦跳,这首歌谣就是玩那种游戏时,为了统一节奏而边跳边唱的。节奏会越来越快,唱到最后,到了“五块五块喫大菜,六块六块喫小菜”时,节奏已是很快了,往往到了这时候,盘着的腿就会保持不住散架了,于是弯下腰哈哈大笑,盘腿重新来过。

记得“六块六块”也说成是江北话的“拉块拉块”,是六块六块说成拉块拉块,还是拉块拉块说成六块六块搞不灵清了。

男伢儿的暖身活动是捱捱热热(读成啊啊捏捏),南墙根挤一堆人站成一排,拼了命的往中间挤,喊着捱捱热热,被挤出的人再从两边继续。

女孩子有许多游戏伴有儿歌,比如踢毽子,“一手心二手背三牙筷四酒盅……”。还有跳牛皮筋,那就更复杂更丰富了,一个年代有一个年代的歌谣,而且还有地区性的,比如北京的上海的等等等等。

曹文中提到的跳格子,又叫造房子,也是姑娘儿玩玩的。用脚来“寻宗帮”只不过是为了决定先后的程序。寻宗帮,由之先生揣摩有可能是紧棕绷的谐音,因为锤子剪刀都是棕绷师傅必备的工具,我觉得有点牵强附会,还是曹先生解释的有根有据可信度高。用脚来玩石头剪刀布叫“跷狗儿蹦”,男女伢儿都喜欢玩,不光是在跳格子造房子时用用。到了冬天,两人面对面的跳不了几下全身都会暖起来。大人却不喜欢小伢儿玩这个,因为早先那个“腾钩”也发“穷钩”的音,那些穷怕了的大人,听到弄堂里一群小鬼肆无忌惮的喊着“穷穷穷怕、怕怕怕穷”,气都气煞,总有人会上前来驱散,还个清静。

唱人造卫星小月亮时,已是大跃进年代了,苏联老大哥的卫星已经上天了。抗美援朝时唱的是:“我是一个兵,从小卖烧饼,烧饼里面放细菌,药杀美国兵”;三反五反时是“三反五反,检举你个这大老板”。各个时期都有配合形势的儿歌,我怀疑,这些儿歌专门是有大人在编的。

很有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