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明明  

2016-10-20 17:02:52|  分类: 新朋老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写《小妹》时提到“回到家里仔细想想这是一次歪打正着,我把小妹错当成小学班里的一个女生了,那个女生幼儿园里与我同班”,这里指的那位女生就是明明。

明明就住在学校边上的墙门里,她们那个墙门与我们学校的小操场是连通的,女生们都喜欢上她们家里玩,她们家就在连通小操场的边门旁。小操场很小,是供低年级小朋友上体育课用的,在大跃进年代,这里搭了个猪圈。有一次,我不知惹了什么祸被教导主任逮住了,教导主任记得姓张,他罚我参加劳动搭猪圈。他砌我给他当下手递砖头石块,干了没多久他就表扬我了:“这小鬼干活不错,有眼色”。这种表扬,我在以后下乡下井时听到过多次,但这是第一次。

我可能没有去过明明家,小学里,男女界限分的很严。这个墙门里的另一个同学家我常去,明明已记不起有这样一个同学了。

我小时候是个超调皮的小孩,经常欺负同学,没想到过去了55年,还没被人淡忘。与明明接上联系,她就声明要清算我的罪行,要在同学会时实施报复。

小学同学叶炳初,通过公安查询得到了我的电话联系上了我,我接到电话很激动,顺手在微信上建了一个佑小六甲班的群,于是一个拉一个成员渐渐多了起来,远在南京的明明也上了这个班级群。明明在群里很活跃,她属牛,选了个卡通牛头做头像,上来就发了一张生活照并号召大家都要把自己现在的照片发上来。分别半个多世纪了,没有照片的帮助,可能谁也不认识谁了。

我反复仔细的端详着她的照片,怎么也与心目中的她对不上号。我想起与小妹见面时直言不讳的对她说,不能见面!一见面我心目中的你就没了。在我的记忆中,最后一次见到明明应该是文革后期了,她身着一袭湖蓝色的连衣裙,飘然而过。我站在解放街青年路口,她穿过马路向井亭桥方向急急走去。离得有点远,而且那个时代敢穿连衣裙的尚属极少数,不敢与她打招呼,只是向她行了注目礼,远远的目送她直到看不见。

大家都期盼着早日同学会,我们离别的太久了!明明听说同学会时间定了,立马去定了赴杭的车票,临上车的前晚,睡不着觉了,半夜三更的在微信群里发了个早上好。第二天一早,我开玩笑的说昨晚遇到了半夜鸡叫,后来一想不对,把她叫做周扒皮是我小时候的罪行之一,好在她处在极度兴奋中,没有空闲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

同学会筹备组分给了我一个苦差,让我捧着一张佑小六甲班的纸牌站在公交站迎候同学。斜风细雨中迎到的第一批同学里就有明明。我没能第一眼就认出,问她大名,被明明指责为装糊涂。

明明在同学会上很活跃,给老师献花,给同学拥抱,这时心目中的明明才鲜活了起来,这哪像个奔七十的老太太啊!

明明 - 古朱 - 古朱的字纸篓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