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网易考拉推荐

大头天话  

2017-05-25 12:06:27|  分类: 酒后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与我初中读的是同一所学校,父亲告诉我他是学校搬到河坊街后第一届新生。父亲没在那里读完初中,后因眼疾而辍学了,因此父亲的文化程度比我还低,只有初中肄业。

父亲痊愈后没有继续学业,而是到上海去学生意去了,以后一直在沪杭等地当账房。父亲三兄弟行二,爷爷在邻县有地委托我外祖父经营,土改时这些地被划在我父亲名下。于是,父亲就成了地主分子,成了阶级敌人,领不到选民证,子女也跟着遭殃。

我有个邻居好友的父亲也是从小到外面学生意的,从抱小孩倒痰盂干起,临解放时已是一个保险公司的高级职员了,每月薪金有五六十块大洋。除了留下些家用,其它全寄回老家,他爷爷用这笔钱购地生息。土改时,他爷爷已过世了,土地是他叔叔在经营,他叔叔戴上了地主帽子,他爸爸只是地主子弟,还是有选民证的,他家成分是职员,要比我家好。但家庭成分要查三代,他也没能升学。

有位朋友家是世代翻砂工,他爷爷他爷爷的爷爷都是吃翻砂这碗饭的,到他父亲手里还是干翻砂这一行。他大伯子承父业也是干翻砂的,但是技艺没有他父亲精湛,同行里的名气没有他父亲响亮。

杭州解放时,资本家夹着尾巴逃跑了,工厂倒闭了,工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挣钱场所。他父亲和几位翻砂行业的领头羊盘下了工场搞生产自救。为自己干活,工场办得很红火,到公私合营时刚好达标,被赎买。翻砂行业是没什么固定资产的,定息几个人分每月也就是几毛钱,但是有定息收入的就是资本家,这位朋友就是资本家的后代了。他的大伯没有股份,怎么算都是血统工人。他的堂哥书读不出,是个留级胚却可以继续升学,他品学兼优,只能与我一样到宁夏插队落户。

有一次,我在通桥人民公社的医务室见到一个瘦骨伶仃的大个子,拄着一根拐棍,令我出奇的是他买了整整一瓶1000粒一瓶的去痛片。相识的医务人员告诉我,这人在旧社会吸食乌烟,现在一有钱就来配去痛片麻黄素。

后来我知道了他的故事,他出生于一个殷实的家庭。父母婚后一直无后,老来得子宠惯的厉害。这小子不学好,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没多久就开始卖家里的田地房屋,把两老活活气死。他也不悔改,仍是那样胡作非为,到解放时他已是个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赤贫了。土改工作组发动斗地主,其它贫下中农本乡本土的碍着面子不够活跃,而他不,这些地主的田都是从他家买过去的,没什么情面好讲,于是他成了土改积极分子。狗改不了吃屎,过不了多久他又老方一帖,土改分到手的牲口田地又保不住了,好在实行农业合作化,没有重蹈覆辙。农业社里,他不会干农活,挣不了高工分,只有放放牲口看看社场,连个媳妇都说不下。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积极起来造反,说这是生产队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对一个土改积极分子的打击和压制。我碰见他时他还是农民造反派,不过已不那么得势了。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大家都像听大头天话一样一笑了之。千万不要去多思多想,想不出名堂来的,白白的浪费脑细胞,白白的让脑子疼。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